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復蘇 第676章 神話中的存在
    至于被鎮壓的東西逃出來后會不會釀成大禍,陳風現在是顧不上考慮了。www.yhqlm.com眼下自保要緊,其他的都不重要。

    因為被那驚天偉力壓著,陳風現在想動都動不了,當即便放出了劍絲朝著前方以及上方查探。

    劍絲銳利非凡,刺在周圍的石頭上時簡直就像是用針刺豆腐,輕而易舉的就破入了其中,并且左右探察時毫無阻滯。

    五百余道劍絲齊出,所覆蓋的范圍還是相當大的,并且因為有著陳風的靈識融入其中,也相當于是他靈識的延伸,雖然不如眼睛看那么直接,但也相差無幾。

    這些劍絲在地下穿行,當然不是每條都能發現有用的東西,不過不要緊,再換個方向就行。

    很快這些劍絲反饋回來的景象就映入了陳風的腦海中。

    此時陳風才算是將頭頂上方的陣法了解了個大概,并且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同時他也總算是知道了被鎮壓在此的究竟是個什么東西。那是一只身形巨大,渾身金色翎羽的鳥,更準確的說它是一只原本只存在于神話傳說中的三足金烏。

    只是這三足金烏卻已經死了,胸口處有個巨大的洞,前后對穿,聯想一下后羿射日的神話,搞不好真就是被哪位巫族的大能給用箭射死的。

    陳風倒是很好奇能夠講這樣的神鳥殺死的箭究竟長什么,可惜那傷口上空空如也,不知道是那根箭已經被三足金烏身上的太陽真火給燒毀了,還是被巫族給拔走了。

    見到三足金烏的尸體之時,陳風最初肯定是震撼,有種三觀再次被重塑的感覺。

    因為他現在越發的可以確定那些神話傳說多半就不是編出來的,而是真真正正發生過的一些事,只是后來在口口相傳中出現了一些錯漏,甚至還因為不斷有人添油加醋而失去了本來面目,但是大體應該是沒錯的,而這三足金烏就是個證據。

    由此,陳風禁不住做了個大膽的猜測。那就是這三足金烏當初多半是被巫族的大能后裔所射殺,而起因可能就與另外一位巫族大能夸父逐日而死有關。

    夸父為啥要逐日陳風不知道,不過猜想著多半也跟巫妖兩族之間的矛盾有關系。

    夸父死了,后裔報仇,一口氣射死了九只三足金烏。而在這里的便是其中之一。

    神話中只提到了后羿神日,至于那些死去的三足金烏去了哪里就沒有提到過。

    想來要么就是被妖族給收走埋葬了,畢竟那可是妖族太子,怎么也不能讓其暴尸荒野。要么就是被巫族給弄走了,然后永世鎮壓。比如眼前這只。

    陳風并不知道自己猜測是否真的屬實,但是從頭到尾想想卻都說得通。

    要是自己所想的都是對的,那么這里倒真的改叫太陽墓。只是生活在這里的卻不是什么拜日教徒,而是鎮壓和看守三足金烏尸首的巫族。

    至于那些個妖族之所以一直跟巫族死不對頭,一方面可能是由于舊恨,另外一方面則是他們念念不忘的就是想要奪回三足金烏的尸體。

    巫族顯然很清楚妖族的打算,為此就做了許多的應對措施,其中之一就是布置了規模龐大的陣法,一是為了防止妖族來犯,二是要鎮壓三足火鴉的尸體。

    另外的一個措施則是在這尸體上種下了一棵扶桑樹。

    傳說中,三足金烏便棲息于扶桑樹上,每天由此駕車出發,巡游天空,便是太陽的東升西落。由此可見,這扶桑樹和三足金烏的關系相當緊密。

    只是巫族顯然不是為了讓三足金烏在樹下安葬,而是利用它來給扶桑樹當養料,這點跟在牡丹花下埋尸體來當花肥是一個道理,同時長大后的扶桑樹還會反過來鎮壓三足金烏,使其永遠都別想再翻身。

    有這些手段來看,巫族為了鎮壓住三足金烏當真是絞盡了腦汁。

    只是從結果來看,似乎并不甚理想。因為妖族對三足金烏的尸體的覬覦一直都沒有消失,同時三足金烏雖然死了,但又像是沒有死透。

    要不然的話,剛剛那洶涌而出,指引著陳風的太陽真火以及籠罩其上的死氣又是從何而來?顯然就跟這三足金烏的尸體有關。

    對此,陳風其實并不會覺得多么奇怪。對于常人來說,人死如燈滅,可是對于修煉者來說,身體的死亡并非就真的是個結束,因為還有可能是另外一段修煉之路的開始。若是魂靈足夠凝實,沒了軀體的束縛,直接轉為鬼修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修煉者尚且有這樣的選擇,那么上古時候就已經名震天下并且還血統強大的神鳥三足金烏又怎么可能真的說死就死。

    就算是身體死了,魂靈都受到了重創,但是只要留下個一星半點,未必就不能夠繼續存在。

    陳風的三足火鴉都能夠靠著魂靈活著,本身就比三足火鴉高貴且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三足金烏自然沒有道理做不到。

    只是三足金烏想要死中求活,陳風肯定是不會攔著,可要是它想打自己的主意,那么陳風就肯定不會讓它好過了。

    之前三足金烏放出太陽真火來指路,并且還用火攔了自己的后路,大有一副不管軟硬都得讓你就范的架勢,著實讓陳風對其大起警惕和不爽。

    若是有實力的話,陳風必然會狠狠收拾它一頓,讓它知道知道厲害。可眼下這樣的念頭卻只能是想想罷了,畢竟他要出去,十有八九得借助三足金烏才行。

    可惜的是剛才三足金烏鬧的動靜太大,不僅僅是觸發了陣法,更是引來了驚天偉力的鎮壓,以至于它現在只能是乖乖地待在原處,被數不清的樹根團團圍住當尸體。

    “究竟該怎么才能夠借它的力出去呢?”陳風心里飛速地轉動著念頭。

    忽然,他的眼睛一亮。因為使用劍絲對頭頂上的陣法靈光進行了一番探察后,他找到了五六處薄弱點,同時他更是發現了破陣的關鍵點。

    以扶桑樹來鎮壓三足金烏并充當整個大陣的核心絕對是相當神妙的做法,這幾乎是把整個陣法的力量整合到了一起,同時也掩蓋住了這陣法中最薄弱的陣眼,從而讓整個大陣看起來渾然一體,沒有什么致命破綻。

    只是凡事往往都是過猶不及,太過完美往往就意味著很容易被毀掉。

    當年的布陣之人將扶桑樹放在了陣眼上,為的是以最強的東西來護住最弱的一點,這本沒有問題,并且還能夠跟陣法形成合力,可以更好的鎮壓住三足金烏。

    可其中卻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三足金烏活不過來,否則這個陣法被毀掉就絕對不是一件很難的事。

    當初放下三足金烏的尸體的巫族之人顯然堅信它活不過來,可事實卻是經過了這么多年后,三足金烏的尸體雖然還是死的,可是殘存在其中的魂靈碎片卻活轉了過來,并且它想要脫困而出,否則的話,它就不會想要把陳風吸引過來。

    陳風知道三足金烏肯定是想要利用自己,不過在此之前,他更想利用一下三足金烏。

    又在心中飛速的想了一下自己的計劃,確保沒有什么大的紕漏之后,陳風將數十道劍絲放了出去。

    這些劍絲穿過了包圍著三足金烏的那些樹根之間的縫隙,進入到了內層,隨即就凝成了一根繩,這讓它變得粗了許多。

    隨即劍絲向上延伸,朝著上方的扶桑樹的主根而去,同時劍絲上騰起了一道太陽真火。

    其實三足金烏雖然只是具尸體,可是它的身上依舊有著太陽真火在熊熊燃燒,只不過卻籠罩著一層死氣,仿佛是靈堂上的油燈里的火,又像是落日時的光芒,里里外外都沒有一丁點的生機。

    這些火焰就在扶桑樹下翻騰,可是對扶桑樹根的影響卻是幾近于無,甚至扶桑樹根還在不斷地吸收這些太陽真火,將其當成了養料來壯大自身。

    所以這里雖然籠罩著一片火海,卻始終都是死氣沉沉,當劍絲上的太陽真火騰起時,頓時就跟周圍的太陽真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盡管陳風的太陽真火并不精純,但至少是鮮活的,是充滿著勃勃生機的。

    這就如同是春天時其他的草木還沒有萌發,到處都是一片枯黃時,迎春花卻冷不丁的開了花,別管這花是否漂亮,卻都足以讓人感覺到一種讓人心生激動的喜悅。

    這火顯得無比醒目,就像是個路標一樣,令人忍不住會順著它所去往的方向看一眼。

    而這火所指向的地方恰恰就是扶桑樹的主根,也是整個陣法的陣眼所在處。

    “嘭。”太陽真火未到,劍絲內便已經飚射出一道銳利非凡的劍罡,嘭的一聲就轟在了扶桑樹的主根上。

    盡管陳風的劍罡破壞力驚人,可是對上扶桑樹的樹根時卻并不足以將其摧毀,至少就是將表皮給蹭去了一片而已。

    但是這一劍卻如同是個號角,讓一直在等待時機卻始終找不到一點希望的三足金烏的魂靈碎片有了一搏的沖動,于是聚攏在周圍的死氣便隨著太陽真火驟然騰起,朝著劍罡刺到的地方就轟了過去。

    這是陳風與它的一次配合,雖然彼此間并沒有什么直接的交流,但是從結果來看卻相當的默契。

    “嘭。”悶雷似的炸響聲中,死氣沖擊在了扶桑樹的主根上。

    興許是完全都沒有想到三足金烏的魂靈碎片會在這個時候殊死一搏,以至于那扶桑樹完全都沒有來得及阻攔,于是便挨了個結結實實。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