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訪客
    葉知秋回府后只小睡了半個時辰,便有下人來通報曹氏父子到,他一算時辰,暗想這到的正是時候,于是下榻來迎。www.whtxt.com

    寒暄數語,各自落座。

    葉知秋笑呵呵地對曹習文說道:“世臺初到我家中做客,與其在這里陪我們兩個老頭子悶坐著,不如到我院中四處隨意逛逛?”

    曹習文一聽這話,自然高興,老曹卻擔心不已,忙擺手道:“這孩子向來不懂規矩,只怕在我跟前我還放心些,葉大人莫要放了他去,回頭驚嚇了府中夫人和小姐。”

    “哈哈哈,無妨無妨。不過我這家中雖不大,但通路繁復,不熟悉的人繞得頭暈也是有的。這樣吧,我來尋一人替賢侄引路可好?”

    說著,葉知秋轉頭向下人問道:“小姐還沒過來么?”

    話音剛落,康叔正好帶著葉茵從后堂出來。

    葉茵從小受得父親禮教頗嚴,平日在家時雖然懶散,但在人前倒是頗上得了臺面。她見了曹飛虎不認識,瞧著模樣且又聽康叔提過,猜到了是誰,當下盈盈一禮:“拜見曹世叔。”

    老曹忙回了一禮,卻把眼細細打量葉茵。

    嗯,嗯,嗯。

    不算大美人,還算個小美人,跟我兒子很是般配。這要是能做我曹氏的媳婦,他娘一定很高興。再怎么說,尚書家的小姐,配我曹家綽綽有余了。

    他忙招呼兒子,想讓他也趕緊過來見面行禮,轉頭一看,卻看見兒子瞠目呆在那里盯著葉茵。

    老曹心里一通暗罵,這孩子,真是給老子丟臉,沒見過女人么,怎么這么死盯著人家閨女!想要一巴掌過去,可又覺得不合適。

    適逢葉茵行罷禮抬起頭來,也瞧見了曹習文,雖說是高髻青袍,折扇玉佩,打扮得和京中公子一般無二,可那張黑黝黝的臉不正是那晚抱著自己跳墻的小賊嘛!

    她忍不住失聲驚呼了一聲,往后連退兩步步。

    老曹不知原委,頓時臉上尷尬,然而也頗有些不快。

    我兒子雖然黑了點粗了點,可也沒丑得能把人嚇成這樣吧?

    卻不料葉茵與曹習文同時瞪著對方異口同聲道:“是你?!”

    葉知秋不解,問道:“怎么,你們有過面識么?”

    葉茵怎好意思把那一夜曹習文抱著她又看著她摔了兩跤的事說出來?當下羞得閉口不語。

    曹習文更不敢說出那一夜自己戲謔葉茵之事,當下支吾道:“呃……呃……那日在街角,恰逢她來問路,我就給指了路……”

    葉知秋心想,我女兒打出生起就住在這煙波大街,倒要你這個搬來不足半年的小子問路,這謊扯得未免也太離譜。

    他微微一笑,對女兒說道:“那正好了,既然你曹世兄與你指過路,今日他來是客,你便引著他去后院轉一轉,以作答謝。”

    葉茵瞥了一眼曹習文,早已是心口亂跳,卻分不清是害怕還是什么,不過至少能斷定那一晚的不是賊,而是這個什么曹公子故意戲弄她,心中稍定。

    葉知秋

    見女兒似全然沒聽見,咳嗽了一聲。

    葉茵這才回過神來,應道:“是,請曹公子隨我來。”

    曹習文那晚瞧她不真切,又穿著小廝的衣服并未在意。今日見她簪釵儼然,自有貴門之風,嬌羞間比那一夜里更顯可愛,不由刮目相看,當下回道:“有勞。”

    老曹明白過來兩人之前大約見過才至于如此吃驚,當下大喜,低聲叮囑兒子道:“好好待人家,不許毛手毛腳給我闖禍!”

    曹習文連連稱是。其實他也不知怎的,見葉茵如此端莊有禮,也不禁將平日里的不正經的模樣收斂了幾分。

    老曹看著兒子跟著葉茵走遠了,忽然心里有種說不出的落寞,連葉知秋喚他兩聲都沒聽見。

    “曹大人?孩子們就由著他們去,咱們只需靜觀便好。何況人在我府中,曹大人還有什么是不放心的?”葉知秋呵呵笑道。

    “葉大人說得是,是我這個當爹的太婆媽了。”

    “曹大人,如今時辰尚早,不如與我去偏廳一敘?今晚的有些事,咱們還是得商議一下。”葉知秋話鋒一轉。

    “好。”

    倆人依然入了西花廳,那一夜葉知秋與老曹喝酒的地方。葉知秋給康叔使了個眼色,康叔立時會意,將門輕輕掩上,站在外面守著。

    葉知秋自坐了主位,神色甚是淡然。他故意不說話,只端起茶盞慢慢吹著浮在上面的茶星子。

    老曹按捺不住,低聲道:“今早我已到大營把五千人給調出去了。還把陳麒鄭崙按葉大人說的,也調去火器營。”

    “哦。”葉知秋只微微一笑,別無他話。

    老曹納悶,這葉知秋喚他來偏廳說話,可到了這里卻只顧喝茶,是怎么個意思?

    “葉大人……這接下來,您估摸著這假太子會怎么辦?”

    葉知秋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哇,只是今日我自起身到現在右眼一直跳個不停,真不是個好兆頭……好酒好菜我是備下了,只希望今晚能太太平平地陪著這假太子吃完這一頓,就算渡過鬼門關嘍。”

    老曹聽得憂心起來:“我其實后來也前思后想了一番,怎么想都想不出那假太子能有什么法子來硬拿我,既無罪名又沒兵。他大約,是不會翻臉的吧?”

    葉知秋啜了一口,隨口一句:“誰知道呢?”

    剛說到這里,門口康叔忽然推門進來。

    葉知秋皺眉不快:“何事?沒看我和曹大人正說話么?”

    “老爺,門口來了兩位將爺,說是來尋曹大人有要事。”

    “兩位將爺?可報了姓名?”葉知秋疑惑道。

    “他們自稱是龍鱗軍的副統領,一位姓陳,另一位姓鄭。”

    老曹與葉知秋對視了一眼,蹭地就站了起來。

    葉知秋示意康叔先出去,低聲問道:“曹大人方才不是說一早就已經將那二人調去火器營了么?”

    老曹又驚又疑,說道:“是啊!我還特意問了去傳令的兵士,說他二

    人都是立刻就趕過去了,并無耽擱,如何會忽然尋到葉大人的尚書府來了?”

    葉知秋略一沉吟道:“人都已經到門口了,總不能推托不見,不如我與曹大人出去一見,看看他二人到底所為何事。”

    老曹忐忑不安地跟著葉知秋出了偏廳到了前門,果然看見陳麒鄭崙兩人一身戎裝地站在那里,神情甚是焦慮的模樣。

    “……你們不是在火器營檢點么?”老曹忍不住劈頭就問。

    陳麒與鄭崙剛要開口說話,見到一旁的葉知秋,先行了一禮。

    葉知秋笑道:“二位的消息好靈通,倒知道曹大人在我家中。”

    陳麒回道:“我二人有急事需要稟報曹統領,方才去曹府撲了個空,這才知道是在葉大人的府上。唐突叨擾,還望勿怪。”

    老曹心中一奇,今日分明是吩咐了家中下人緊閉門戶也一概不許應門,如何這二人能敲開門還能問到自己來了葉府?

    葉知秋呵呵一笑:“無妨無妨,來得如此之急,有軍中要務吧?”

    陳鄭二人同聲回道:“正是!”

    葉知秋似乎略有些尷尬,陳鄭二人這簡潔明了的回答擺明了是不想讓葉知秋知道。不過既然是軍中要務,就算葉知秋官階在上,也當回避,這是情理之中。

    老曹打了個手勢:“走,有什么事兒咱出去說。”

    葉知秋忙止手道:“曹大人這是見外了,你今日來是客,哪有掃客出門之理,況且是軍中要務,在大街上敘談,豈不成了街坊的三姑六婆間的交頭接耳要惹人笑話?哦,碰巧我也該去雪廬看看那邊安排得怎么樣了,不如三位自到偏廳細說,我讓下人們都回避了就是。”

    說著,轉頭厲聲吩咐道:“康叔,去把西花廳的茶換了,引三位大人過去。奉茶之后,府中所有人不得靠近!”

    老曹正想客套推托,陳麒與鄭崙又是一禮道:“多謝尚書大人體諒!”

    葉知秋笑了笑,撇下三人自往東頭的雪廬去了。

    主人都讓出位了,還能怎樣呢?老曹只得跟著康叔帶這倆人一同回了西花廳,好容易等著康叔換茶退了室,這才急忙問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陳麒與鄭崙,一個愁苦滿面,一個一臉陰沉。

    二人忽然同時拜倒在地,把老曹給嚇了一跳。陳鄭皆是出身世家,向來對老曹冷傲,多一句話都不肯多說,何況下跪行這般大禮,叫人好不意外。

    老曹急忙上前將二人攙扶起來,問道:

    “二位大兄弟,這是怎么說?”

    陳麒猛地一拳砸在桌上,對鄭崙道:“這事兒太窩心,我怕我說到一半忍不住就要掀桌子!還是你來說!”

    老曹越發驚訝,只得看向鄭崙。

    鄭崙滿目憐憫,朝老曹問道:“曹兄……先前你跟我二人提過的那個事兒,就是……太子殿下要你辦的那個事兒,你可是辦砸了?”

    老曹一聽提到李公公的事兒,腦中“咣啷”一聲,心想,完了……果然是為了這個。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