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八百五十八章 誰讓你讓我等那么久
“并沒有什么嚴重的事情,只不過是天子擔心我,所以盼了太醫過來貼身檢查,并沒有你想象的這么嚴重。”
顧晚舟將信將疑,就在她要去問詢問太醫的時候,太醫已經在燕嘯然的示意下離開了。
她有些不放心的看著燕嘯然,“讓我替你檢查一遍。”
之前燕嘯然雖然回來,他們兩個都只有久別重逢的歡喜,并沒有想到其他的事情,而且相聚的時間十分短暫,晚上睡覺的時候,男人也都是穿著衣服。
對此燕嘯然的解釋是,在戰場上習慣了,穿著衣服睡覺,可以在有軍情的時候迅速的起身。
顧晚舟聽了心里只有心疼,哪里會懷疑他隱瞞自己身上的傷口。
而且在自己的心里,燕嘯然一直都是十分高大的形象,武功十分高強,幾乎每一次戰斗都沒有受傷。
當然他們兩個出現的時候,燕嘯然身上的傷口久久不愈合是一個例外,因為那個時候這人受到了暗算,身上中了毒,所以才會出現意外。
所以直到此時此刻,直到他進家門口,顧晚舟才忽然意識到眼前的男人無論多么的強大,他終究是個人也會受傷,也會受到傷害。
燕嘯然看到女人擔心的執意要來扒自己的衣服,無奈的忽然用力抱起了她,抱進了書房。
顧晚舟沒有想到這男人會突然的來一個公主抱,等到關上了書房的門,她才回過神來。
到了書房以后,燕嘯然才把懷中的小女人放下,在她的臉上輕輕地吻了吻,然后趴在她的頸間輕輕的說道,我給你看我身上的傷口,但是你不許哭。
顧晚舟的心顫了一下,能讓燕嘯然說出這樣的話來,說明他身上的傷已經十分嚴重了。
但是看到男人如此極力的隱瞞自己身上的傷口,顧晚舟也十分的想看,于是就點點頭。
感受到女人的動作,燕嘯然這才把頭從她的頸肩抬起來,又在她的嘴角吻了一下,才緩緩的解開自己的衣服。
但顧晚舟看到男人背后的傷口的時候,她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她想錘他,怎么可以這么不照顧自己,怎么可以這么不珍惜自己,以至于讓身上留下了那么多難看的疤痕。
可是伸出手之后又怕打在他身上讓他疼,所以又收了回來,只好捂住自己的嘴巴無聲的哭泣。
燕嘯然沒有聽到女人的聲音,回過頭來看到她淚流滿面,也心疼起來。
他連忙穿好自己的衣服,回過頭來替顧晚舟擦拭眼淚,同時輕輕地安慰她。
“沒關系的,這些都是小傷,很快就會好起來的,而且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也不影響我走路吃飯,也不影響我親近你。”
被男人抱住以后,顧晚舟才緊緊的摟住了他的脖子,嗚咽的哭泣著說道:“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想讓你去戰場了,以后我們兩個人都要好好的。”
她剛剛才感覺到自己在這個世界里有了維系有了可以歸宿的地方,而現在它卻面臨著隨時失去這個龜速的風險,這讓他有一種自己也在風雨飄搖的處境中的感覺。
燕嘯然聽到小女人如此傷心的話語,也連忙答應,“好,聽你的,都聽你的,打完了這一次,我以后就再也不上戰場了,讓別人去打仗好不好?”
顧晚舟點點頭又緊緊地摟住了男人。
外面的香葉和燕忠兩人,一直緊緊的守在門口,所以對于燕嘯然和顧晚舟兩人的對話,他們也聽了個一清二楚。
聽到王爺身上有許多的傷痕,香葉也忍不住的看向了對面的人。
燕忠本來還時不時的偷瞄一眼香葉,但是看到她的眼光看過來之后,卻忍不住避開了。
和燕嘯然相比,自己身上的傷痕只多不少,不知道被香葉知道了,該怎么傷心責備他呢?
香葉看到男人躲閃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真希望戰爭快點結束,讓這天下太太平平百姓們和和樂樂。”
香葉的心里自然也希望燕忠從此不再上戰場,但是只要燕嘯然還去,燕忠就必不可少的還要去。
甚至于燕嘯然不需要上戰場了,之后燕忠還要去替王爺做各種危險的事情。
所以香葉并沒有像顧自家小姐那樣任性的要求他從此不在上戰場,只是委婉的希望這場戰爭快點結束,這樣以來燕忠所承受的風險也會大大的降低。
燕忠自然也聽出了香葉話中的真意,看著她的眼神不由得有些熒光水潤。
而在書房里,顧晚舟傷心地大哭一場,發泄出自己悲傷的情緒之后,終于平靜下來。
“讓我看看你的傷口,我要給你用這世界上最好的藥,讓這上面一點疤痕都沒有。”
燕嘯然聽了不由得低笑出聲,“這個倒也不必傷疤是男人的榮耀。”
顧晚舟抬起頭看著男人,看著他堅毅的臉龐,堅定的眼神和嘴角那微微的笑意,心中也由衷的以自己有燕嘯然這樣的男友感到高興。
“好,我可以讓你保留一點傷疤的痕跡,但是那些丑陋的傷痕必須要去掉,不然的話你以后不要和我一起睡。”
顧晚舟有些任性的說道。
燕嘯然聽了連忙表示妥協,“好,聽你的,都聽我的娘子的。”
顧晚舟十分嬌羞的在燕嘯然胸口輕輕的捶了一拳,“誰是你的娘子?我們現在還沒有結婚呢。”
燕嘯然用長臂圈著她,把她圈到自己的懷里,“你以為我為什么要請兩天的假?”
顧晚舟震驚的抬起眼睛,“你想在這兩天里和我結婚?”
燕嘯然也被反問的一愣,然后不禁失笑,“兩天的時間怎么夠,但是卻足以下聘了。”
顧晚舟此時也反應過來,自己剛才的反應有些過激了。
這里是在倉隋國,又不是在現代。
在現在兩個人可能一激動就到民政局去扯證,從此就算是合法夫妻了,但是在這個時代兩個人要結為夫妻,肯定要經過一系列的禮節才算是正式的夫妻。
聽到男人寵溺的嘲笑,顧晚舟撅起了嘴,“誰讓你讓我等那么久的?”
,content_num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