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97章好心意已然送到
    “你干嘛,趕緊把手松開,這是在公共場合!”陳相瑜確實跟趙權在公共場合,只不過這個公共場合去是咖啡館,所以她的聲音很小,免得被別人給聽到。www.yhqlm.com但是往往小的聲音,都是沒有什么威懾力的。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因為趙權不僅沒有停手,反而更過分的用手掌去感受起了屬于陳相瑜那雙玉腿的柔媚,甚至還故意湊到她耳旁說道:“小瑜瑜,你真的腿真性感。”這話說的,讓陳相瑜臉色通紅通紅的,心里更是如同亂麻一樣。她的腿當然性感,這也的確是句夸贊的話,只是配合趙權的手掌愛撫后,那就是猥褻的味道了,偏偏這種味道讓陳相瑜應該很討厭,卻是無論如何也討厭不起來,隱隱的還有些本能期待。只是當這種期待隨著趙權的手掌越來越深入后,頓時徹底消失。對于從來沒人碰過的地方,陳相瑜相當的警惕,哪怕是趙權也不行。所以她羞惱的說道:“趙權,你過分了!”看得出來,陳相瑜是真的沒有做好那方面的準備,所以趙權決定幫幫她。而她的幫助,卻是以身子縮到桌下,將腦袋湊上去為代價的。雖然沒有真正的碰觸到,但僅是那雙腿遭受的侵襲,也讓陳相瑜緊張到攥緊雙拳,更是埋頭桌上,惟恐被別人看到她紅潤的臉蛋兒。最終還是在她的哀求聲中,趙權這才抬起頭倆,然后重新坐回座位上。但是下一刻,他就拿起了江獨秀的資料,在那仔細的查看著。那仔細的神情,直讓陳相瑜越看越生氣。什么人呀,前一刻還在猥褻她,搞的她歇斯底里的,這一刻就當起了‘好學生’……趙權仔細看了看江獨秀的資料,倒也沒什么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確實,或許這份資料在別人眼中看來足夠優秀了,一個女人,一步一步從底層打上來的,從賤民成為了上民,很了不得。但好像誰不是從下民打上來似的,趙權自己就是,所以并不會特別看重這個女人,反倒是……“她的身材不錯哈,看起來比你還要火爆些。”陳相瑜送資料是為了讓趙權看江獨秀的身材嗎?當然不是,所以她很惱火。“你這樣的家伙,活該被人給打死!”話說完,陳相瑜就給羞惱的氣跑了。但更生氣的是,隨后趙權就理直氣壯的喊道:“別忘記買單!”陳相瑜恨到壓根直癢癢,怎么會有這種可惡又流氓的家伙呢,偏偏自己還沒法真的恨起來。在陳相瑜離開后,趙權就拿上了江獨秀的資料,然后直接打車去了一家醫院。不能說資料完全沒用,至少有一點是有用的。江獨秀的母親在住院,而且挺嚴重的,沒法治愈,但是有錢的話就可以保證不死。所以這些年江獨秀的錢基本上都砸她母親身上了,以維持老太太的生存。而沒有事情的時候,江獨秀基本上都會在醫院陪著老太太,是個很孝順的女兒。所以在進入病房后,見到江獨秀給熟睡的老太太蓋被子時,趙權問道:“打死這么孝順的女兒,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當趙權問起這話的時候,身穿紅裙身材火爆的江獨秀第一時間就要揮手。趙權忙回道:“別射啊,知道你有鋼豆,我不是來找事的,是來跟你談事的。”聽到趙權這話,江獨秀這才把手中的鋼豆收起,幫老太太蓋好被子后,離開了病房。趙權跟在她的身后,兩人很快就來到了醫院的廣場上。走在廣場中,江獨秀問起了趙權的來意,“你是想告訴我,你知道我母親在住院,想用她來威脅我,讓我今晚故意輸給你嗎?”趙權攤開雙手,“當然不是,我只是想著,既然你有個母親照顧,那今晚就別打生死戰了。”江獨秀臉上泛起了嗤笑的味道以及鄙夷的眼神,“那你不如說求我饒你一條狗命更直接些。”“你也可以這么理解。”江獨秀的話剛說完,趙權就接上了這么一句,這讓江獨秀有些錯愕。她完全沒有想到,一句嘲諷的話,趙權竟然就這樣輕易的承認了。縱觀趙權的戰斗和處事風格,他顯然不是這樣的人,所以現在之所以說出這樣的話……是為什么?當江獨秀詫異望向趙權的時候,縱是她不開口,趙權也讀懂了她的心思。“你不是我的對手,沒必要非得打生死戰,不為你這么漂亮的面孔和火爆的身材,也得為你那顆那么孝順的心。或者咱們換個說法,以后由別人照顧你的母親,你放心嗎?”江獨秀當真不放心,但是她更是不爽趙權的說法,憑什么她就不是趙權的對手。“我們兩個都沒有正經交過手,你憑什么認為我就一定會輸給你?”見她這么較真,于是趙權跟她換了個說法,“那這樣好了,你就當我一定會輸給你。”“我家里有個老母親還要照顧,所以你打死我之后,就沒人照顧了。”江獨秀翻了個白眼,她簡直無語了,這換來換去的,還不是說她打不過趙權嗎?不過對于生死戰的時候,她卻是挺堅持的。“生死戰不是我要打的,是戴森要打的,如果你不想打的話,那就別挑戰我了。”“那怎么能行呢,我不挑戰你,那我就得一直待在下民的等階。”“所以這件事情就一個選項,你主動提出不打生死戰。”對于趙權的這種‘無理要求’,江獨秀選擇不予理睬,轉身就走。只不過當她沒走幾步后,趙權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我不會照顧你母親,戴森更不會。”這是很認真的聲音,根本不是在開玩笑,所以江獨秀不得不皺起了眉頭。哪怕腳步并沒有停下,她的心里也在琢磨這件事情,如果自己真的死了……最終,江獨秀也沒有給予趙權答復,而似乎這便是最好的答復了。今晚如果非得死一個的話,她覺得應該是趙權。而這時候的趙權,則悠哉游哉的溜達著回到了拳場。好心已經送給江獨秀了,至于江獨秀能不能接的住,那就與他無關了。世界上可憐的人那么多,漂亮的女人更不少,如果死那么一個半個的話固然可惜,卻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只是這辣手催花的人,趙權還真是有些不太習慣。但事情的發展顯然不以他的習慣或不習慣為主導,無論他是否接受,晚上依舊到來。而那喧鬧無比的拳場也已經充分了證明了一件事情——今天晚上,必須得有一個人死在臺上,不是趙權,就是江獨秀!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