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三十六章 我早就安排好了
    風鳴的確在說謊,而且錯漏百出。www.yhqlm.com

    他說風陽陽鬧的厲害,他先帶孩子回去,可孩子明明是跟著周沐雪走的。

    換句話說,周沐雪帶著兩個孩子,可能去了風鳴家。

    現在沐雪失聯,一定是在風鳴家出事了。

    “離哥,我就感覺那小子不懷好意,我們現在就殺過去,他一個人肯定不是我們的對手。”

    張保水罵罵咧咧,心情相當不爽。

    宋離讓自己保護周沐雪,自己一時疏忽,貪了兩杯,連人什么時候跑沒了都不知道。

    宋離搖頭,一口否決。

    “不行,風鳴是個非常陰險,狡詐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們會查監控,但他還是這么說了,分明就是引我們過去。”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宋離相當的謹慎,沒有第一時間入套。

    “離哥,那我們現在怎么辦,天知道他會干什么,周小姐和紫萱多待一會,就會多一份危險。”

    宋離平復心情,看向張保水。

    “不能冒然過去,我們去找風寒幫忙,他們兄弟之間明爭暗斗,互相之間肯定也很了解。”

    宋離也是迫不得已,才會想出這個辦法。

    讓風寒去找風鳴,他趁機找出沐雪紫萱,一旦救回兩人,就是風鳴這個無恥之人的末日。

    他知道風鳴不太靠譜,只是沒想到膽子這么大,明目張膽的向自己發出挑釁。

    宋離有風寒的聯系方式,主動給他打去電話。

    “二少爺,我想,我們或許可以合作。”

    風寒明顯楞了一下啊,很快發出爽朗的笑聲。

    “宋離,怎么突然又想合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來伊人娛樂宮找我,我在最里面的帝王包間等你。”

    風寒的語氣很怪,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

    宋離相當無奈,只能帶著張保水過去,原本一小時的路程,兩人愣是半個多小時就到了。

    伊人娛樂宮是臨江最大的娛樂宮,此時門口站滿了姑娘和服務生,這群人亂糟糟的,有說有笑,把大門堵得嚴嚴實實。

    宋離微微皺眉,隱約覺得不妥。

    兩人走到門口,姑娘和服務生果然攔著。

    宋離沉著臉,看向眾人。

    “對不起,麻煩讓一讓,我們和風少爺約好了,他在里面等我們呢,請不要擋路。”

    眾人一片嬉笑,完全沒人理會宋離。

    不多時,一人出來,揚武耀威,臉上滿是高傲的神情,完全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

    “哎呦,我說誰呢,原來是今晚的大功臣宋離呀,怎么,你也跑娛樂宮來玩了,不用陪你老婆孩子,不太合適吧。”

    要不是宋離確定沐雪在風鳴手里,差點都要對這個白癡動手了,一臉令人厭惡的表情,相當惡心。

    “柳志,讓他們走開,我要見二少爺。”

    柳志搖搖頭,連續拍了拍手,姑娘和服務生迅速排成長蛇,所有人都張開腿,臉上滿是笑意。

    “宋離,你想進去可以,從他們的胯下鉆進去就行,二少爺就在里面的房間等你。”

    張保水看在眼里,一頭的火。

    “柳志,你什么意思,故意羞辱離哥,信不信我一拳頭把這些廢物全部打趴在地上。”

    柳志一臉鄙夷的神情,相當的不爽。

    “這是規矩,求人辦事,就要按我們的規矩來,你們可以不進去,我們并不需要跟你合作。”

    柳志說的在理,張保水恨的咬牙切齒,卻又不敢動手。

    宋離看在眼中,心中燃起一團怒火。

    周沐雪被抓,他已經很惱火了,沒想到風寒還要在擺自己一道,當真以為自己好欺負。

    柳志大禍臨頭,渾然不覺,依然囂張。

    “趕緊鉆吧,萬一耽誤了你的事,最后吃虧的可是你自己,對二少爺來說,好像并沒有損失。”

    張保水不想讓宋離為難,主動跪下,他的面子不值錢,就算鉆進去也無所謂,絕對不能誤了宋離的事。

    “我來,我替離哥鉆。”

    柳志見張保水跪下,一腳猛踹過去。

    “你算什么東西,你有什么資格替宋離鉆,我還是那句話,想合作就自己鉆,別給我整那些有的沒的。”

    宋離臉色一沉,走到那些姑娘和服務生面前。

    “給我滾開,不要讓我說第二次。”

    服務員哈哈大笑,完全不把宋離當回事。

    “風少爺說了,想進去就得鉆褲襠。”

    “別害羞嘛,不就是鉆個褲襠,當年韓信不也鉆過,以后不也成了大大統領。”

    “趕緊鉆吧,別耽誤我們干活!”

    眾人七嘴八舌,相當的熱鬧,甚至還有人拿出手機拍視頻。

    宋離也不客氣,爆喝一聲,凝神運氣,一腳猛踩在排頭服務生的腳下,相當的粗暴。

    這一腳力道不輕,地面傳來一聲巨響,服務生腳骨瞬間碎裂,整個人痛的面紅耳赤,來回打滾。

    這一幕來的太快,所有人全都嚇傻掉了,哪里還敢在攔宋離半步,一瞬間跑的干干凈凈,留下服務生一人痛苦哀嚎。

    宋離看向柳志,相當的霸氣。

    “就憑這群烏合之眾,也想攔我的路,是你太高估他們,還是不太小看我了,讓不讓,還是要跟我打一場。”

    宋離相當強勢,毫不讓步。

    柳志心虛,不怕硬拼,只能灰溜溜的讓開。

    “宋離,跟你開玩笑呢,那么認真干什么,我帶你進去吧,里面還有一個老朋友在等你呢。”

    柳志前面開路,很快就把宋離帶進包間。

    房間里除了風寒,一臉陰沉的表情,另一人正是周師父,他倒是挺隨和,笑瞇瞇的看向宋離。

    “宋離,你來了。”

    宋離頗為詫異,暗中警覺,這個周師父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要不是被自己撞破,說不定早就已經害死了錢老爺子,神不知,鬼不覺的拿下快意門。

    “周師父,原來風少爺背后的人是你,我就說柳志那個蠢貨怎么還懂煉藥,如果是你的話,那才對得上號。”

    周師父哈哈大笑,看向宋離。

    “宋離,我真的小看你們了,沒想到你們竟然都認識幽蘭花草,我的計劃功虧一簣,可惜,可惜。”

    柳志走到周師父身后,相當的不滿。

    “周師父,別跟他廢話,把他們兩個拿下,大少爺沒了他,孤掌難鳴,毫無勝算。”

    風寒點點頭,看向宋離。

    “宋離,說吧,你到底是來干什么的,你是我哥的人,怎么會突然想到找我,該不會有什么陰謀詭計吧。”

    宋離搖搖頭,相當的鎮定。

    “陰謀沒有,詭計倒是有一條,我和你哥已經鬧翻了,如果你肯幫我,我自然會站在你這一邊,不過我不跟蠢貨合作,以免壞了我們的大計。”

    柳志一聽就火了,破口大罵。

    “狗雜種,你說什么呢,你說誰是蠢貨,懂一點醫術,真以為自己了不起了,竟然狗眼看人低。”

    柳志還在罵罵咧咧,周師父閃電出手,一拳一腳,分毫不差,命中了柳志身后的要穴。

    這兩下踢的極重,柳志全身巨震,整個人不由自主的跪下。

    “柳志,既然知道自己是蠢貨,為什么還不閉嘴,我也是眼瞎,才會選你合作。”

    柳志心口一陣劇痛,噴出一口血跡。

    “周師父,你這是干什么,我們是一伙的,你怎么能對我下手,我們共同的敵人是宋離!”

    柳志看向風寒,眼中滿是求救的神色。

    “二少爺,你知道的,我不是蠢貨,我可以幫你做很多事。”

    風寒冷哼一聲,一腳踩在柳志頭頂。

    “柳志,周師父都讓你閉嘴了,哪來那么多廢話,看的起你,拉你入伙,看不起你,連當狗的資格都沒。”

    兩人轉變態度,對宋離拋出橄欖枝。

    柳志慘被拋棄,合著血吞下肚子,眼中滿是憋屈的表情。

    宋離毫不客氣,一屁股坐下。

    “二少爺,根據我掌握的線索,你哥可能把我老婆綁架了,我希望你能幫我一把,盡量拖延你哥,讓我順利把我老婆救出來,至于章老爺子的事,我可以跟你合作。”

    風寒笑笑,看向宋離。

    “合作,章老爺子吃了你的藥,生龍活虎,我們現在合作是不是晚了一點,我哥已經占盡上風了。”

    宋離搖頭,一口否認。

    “我的藥只能緩解,不能根治,而且一生只能用一次,想要讓章老爺子順利活到一百歲,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們風家的靈藥,我可以配合你,幫你一起煉制。”

    風寒猛地一拍桌子,相當滿意。

    “好,既然你這么痛快,我在推辭,顯得我不夠厚道,我們現在就去我哥家,我知道他家有個很深的地下室,還是我找人幫忙設計的,如果我沒猜錯,你老婆肯定被關在里面。”

    同一時間,地下室。

    周沐雪悠悠醒轉,整個人癱軟無力,連抬手都坐不到。

    她發現自己被困在地下室,床頭的陽陽媽早已經起身,靠在一旁的沙發上,臉上滿是驚恐的表情。

    風鳴一臉猙獰,手中拿著梳子,正在替她梳頭發。

    “月月,你說你睡了這么多年,一直安靜的睡下去不是挺好,為什么偏偏要在這個時候醒來。”

    月月不敢回答,眼中滿是熱淚。

    周沐雪看在眼里,怒由心生。

    “夠了,風鳴,你到底想干什么,放我們走,你的行為已經犯法了,宋離找不到我,遲早會找過來的。”

    風鳴笑笑,眼角閃過一絲笑意。

    “沒錯,他的確會來,只要他看到現場的監控,就一定會找到我這里來,只不過是時間問題,放心吧,我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只要他敢來,自然有好戲等著他。”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