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58章 仗勢欺人
    江南種滿了樹,此刻秋天,黃葉落下,有蕭瑟之意,蕭瑟,和肅殺相關,秋天,不如冬天冷酷,也沒夏天暴躁,只有一股冰冷。www.whtxt.com

    行人來來往往,并不會停留,仿佛在追逐時間。

    樹下,一對情侶,在大吵大鬧,因為矛盾,已到了分手邊緣。

    “莊永年,你能不能不要做白日夢了!李先生是何等人物,你想見他,改變命運,是難上加難,面對現實吧,莊永年…我們,分手吧。“

    女人樣貌清秀,明眸皓齒,畫著淡妝。

    莊永年痛苦,挽留道:“應涵雁,再給我一次機會,只要我去丁家哀求,李先生一定會見我一面!”

    “憑什么見你?莊永年,你說你有什么?錢?權?你樣樣都沒有,我拜托你,接受現實吧!”應涵雁和莊永年在一起五年,十分了解他。

    “應涵雁,我求求你,再給我三天時間,最后機會,好不好?”

    撲通一聲。

    莊永年跪下去。

    男兒膝下有黃金,可是在感情面前,黃金微不足道。

    “莊永年,你能不能像個男人?站起來,我們只是分手,不是生離死別,你這樣,只會讓我瞧不起!”

    應涵雁眸子里有絲不忍,但卻冷聲說道。

    遠遠看著這一幕。

    于輕對李東說道:“李少,這個男人想要見你,不如你給他一次機會?”

    “聽他們說話,是感情糾葛,我參與進去,并不合適。”

    李東說道。

    莊永年跪在地上,臉上是清晰可見的絕望,他聲音顫抖:“你就給我一次機會,丁家背后,就是李先生,如果丁家有人,仗著他名頭做壞事,他一定不會坐視不管!”

    “什么叫做壞事?莊永年,這是你情我愿,不是別人強迫,丁剛的確有錢,他能幫助我解決危機,就算和他睡覺,也不算吃虧!”

    應涵雁深吸一口氣。

    “可他明明是威脅你!如果不是他,你的危機,我早已經幫你解除!”莊永年有些憤怒:“我去丁家,卻被他輕飄飄一句,我和李先生關系不淺,躲過懲罰,應涵雁,你可知道我內心痛苦!”

    聽到這話。

    李東皺起眉頭,這事情和他有關系,別人借助他名頭,為難這對情侶?

    既然這樣,就不能坐視不理,和自身有關系,就是因果,除去因果,就會念頭通達,否則就會被牽連,名聲都受到影響。

    大步走過去,李東問道:“你們遇到什么困難,可以告訴我。”

    “你是誰?”應涵雁看向李東,目光冰冷,眼中是謹慎:“這是我們的事,和你無關,你趕緊離開。”

    “我可以幫助你們。”李東微笑道。

    “幫?你拿什么幫?”應涵雁笑了,不屑道:“男人都是一個樣,只會滿嘴說大話,從來不務實,莊永年,你要是跪,就跪吧,和我沒關系,我要去找丁剛。”

    “不要!”

    莊永年連忙站起身,抱住應涵雁胳膊。

    “你放開!”應涵雁冷冷道。

    “你要是不答應我,我就不會讓你走!”

    莊永年固執道。

    “你能不能像個男人?不要感情用事,有什么問題不能解決,非要如此卑微?”李東看著莊永年,就仿佛看到,最開始自己,入贅蘇家,也是這般沒尊嚴,有些恨其不爭。

    “你管得著嗎!”

    莊永年怒吼道。

    “你不是要找李先生嗎?我就是。”李東說道。

    “你是?”

    莊永年一愣,仔細打量李東兩眼,目光中有些狐疑。

    “莊永年,你要是信了,你就是傻子,難道你忘了,丁剛怎么欺騙你的?”應涵雁嘲諷道:“但凡你有點智商,也不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莊永年變了臉色,仿佛想到什么,一股怒氣,油然而生,對李東怒吼:“給我滾!”

    “你不相信我是李先生?”李東笑了:“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

    “當日丁剛也是這么說的。”

    應涵雁冷笑。

    “丁剛是誰?”李東聽到多次這個名字。

    “你不是李先生嗎?丁剛都不認識?”莊永年也不再相信李東:“他和李先生是好友,是丁家二號人物,即便在江南,名聲也是響當當!”

    李東眸子里有疑惑,丁家根本沒有二號人物,若非要算一個,丁庫才算二號人物,一號人物,就是李東。

    這個丁剛,到底是丁家人,還是招搖撞騙?

    “你告訴我,丁剛怎么欺騙你們,如果可以,我幫你出頭。”李東想了想,說道。

    “丁剛!”提起這三個字,莊永年就咬牙切齒:“應涵雁母親,生了大病,原本以我的存款,支付醫藥費并沒有問題,可是這個丁剛,先是把我錢騙走,然后又打通關系,讓醫院抬高價格,醫藥費上漲到百萬,然后又逼迫應涵雁,和他在一起,甚至…”

    說到此刻,他聲音已經冰冷到極致,雙拳握緊,掐出血來。

    “竟然有這種事?”

    李東皺眉,拿出手機,給丁庫打了個電話,

    “丁庫,丁家有一個叫丁剛的?”

    “確實有,這個人,和我是朋友,在我不受待見時候,經常照顧我,所以我掌權之后,給他不小權利。”

    “你知不知道這個人借用我名頭,做了很多壞事?”李東把剛才事情,快速敘說一遍。

    “有這種事?李先生,我完全不知情,丁剛性格不錯,怎么會這樣?”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雞犬都升天了,當然會飄,丁庫,你把他叫到陽河酒店,我帶人過去,但你不要暴露我身份,他說和我是好友,我倒要看看,他認不認識我。”

    “李先生,丁剛可能不認識你,他在丁家,算中下層,有些事情,根本沒資格知道,看到你照片,都是一種奢望。”

    掛斷電話,李東看向莊永年:“你們兩個,跟著我走,如果真如你們所說,我會為你們主持公道。”

    “你到底是誰?”

    莊永年看李東不像作假,忍不住問道。

    應涵雁也是滿臉疑惑,一個人的氣質,絕對沒法改變,她是一名記者,見過很多大人物,但卻沒有,李東身上這股安然自若的氣質。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