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九章 陪兒子寫作業也想起她
    檢查過后,她小心拿起了地上放的東西,一個牛皮紙信封,上面簡明的寫了幾個字,金銘爵工資。www.yhqlm.com

    南湘打開信封,里面真的是厚厚的一沓人民幣,她不相信的點了點,有一萬塊。

    對方足足給了五倍,是怕南湘把施暴的照片音頻發出去嗎?

    南湘收起了這筆錢,不管怎么樣,總算沒有白白的受了一場罪。

    破舊的拆遷小區,停車場里停下一輛百萬的車,也是件稀罕的事情。

    只是停了十幾個小時,斑落的落葉落滿了車頂,還有危房落下的泥沙,可見這個地方有多么的破。

    “錢她收了嗎?”車窗搖下來,江夜宸的俊容低沉依舊,眼圈也有些重,似乎一夜都沒睡過覺。

    “收下了。”送錢的人回到車里,如實稟報。

    “嗯,走吧。”江夜宸發動了車子,閉目養神,突然又睜開,看到遠處提著早餐走來的金銘爵,心煩的搖回了車窗。

    車子開出去,他冷冷的開口,“去查一查,太太現在的賬戶。”

    南湘離開江家,收下了老爺子一千萬的支票,一千萬不少了,她還有自己的存款,怎么都不該過成這樣的生活。

    拆遷的危樓,是能住人的地方嗎?

    車子駛向了別墅,從南湘搬出去后,江夜宸變得不愛住在家里。

    那間以前多個南湘不多的主臥,在她走后,總是仿佛少了什么。

    連看見那張雙人床,都煩躁的有想拆卸了的沖動。

    甚至,他半夜在書房睡醒,沒見南湘放桌上泡的咖啡,氣沖沖的喊她名字,卻發現再沒人能為他泡出滿意的咖啡。

    當然,這些他不會表現出來,他告訴自己,這只是習慣。

    貓狗養久了突然不見了,都會有些不適應。南湘是個人,多少還是留下那么點存在感,這很正常。

    “粑粑,今天天空,會不會有流星?”

    回到家里,江夜宸來到兒童房,江湛現在是他回家的唯一理由。

    今天是周末,幼兒園沒有組織活動的話,江湛會一個人在房間里待上一天,不管公務多忙,他都會回來陪陪兒子。

    沒有了媽媽給的溫暖,如果再沒有父親的陪伴,只怕江湛會變得很孤僻。

    但令他欣慰的是,江湛在南湘走后,并沒有怎么鬧騰,乖巧的甚至令他都有些匪夷所思。

    江夜宸一進來,江湛早早聽到動靜跑過來,拉住了他右邊的手,一個問題已經說的非常順口。

    “你管它有沒有流星?”

    從一個月前開始,江湛就開始問自己這個問題,幾乎每次見面都會問一遍。

    一個男孩子喜歡流星,在江夜宸的概念里,這是頭發長見識短的婦孺才會追捧的虛幻。

    他在江湛這個年齡,受著老爺子和父親安排的特訓,三歲識五書十語,五歲送去了美國接受訓練,一直在嚴格的環境下自省自強的成長,年僅二十受得所有股東和業界認可,成為江氏最年輕的一代總裁。

    虎父無犬子,他的兒子,也必定同樣的優秀。

    沒有得到回應,江湛失落的垂下眼皮,沒有再問,由江夜宸將他簽到寫作業的課桌前。

    “這兩天的英文練的怎么樣?粑粑在你這個年紀,已經在美聯合會給你爺爺代為發言。”

    江夜宸翻開江湛的作業本,開始了他嚴肅的教育方式。

    江湛坐的端端正正,心里雖有些不高興,但還是很認真的聽江夜宸的開始學習。

    “安排你今年參加八級的考試,另外九國的語言也可以多加練習了,如果達不到要求,你下半年就住到訓練所。”江夜宸掃了眼江湛寫的,還算滿意,但還是下了極嚴苛的命令。

    四歲進訓練營,比他還早了一年,但只要有天資,越早進入圈子,成長的也能越穩固。

    “是,粑粑。”江湛點頭,小小的年級,國語繞口說的還含糊不清,這中間當然也有一些南湘溺愛,不舍得他學習太辛苦的原因。

    口語外語就不一樣了,或許是江夜宸賦予的高期望,江湛的英文水平,飆升迅速,八級是最高水準。

    短時間內雖然會有點趕,但為了江夜宸的滿意,也為了等媽媽回來,他一定會做到那么好。

    “好好做,寫好這五頁,可以選一件玩具,我會陪你玩。”

    見江湛很一絲不茍的按照他的吩咐做起了功課,江夜宸那張和南湘像了兩分,雪白的小臉,認認真真。

    江夜宸腦子里突然就浮現南湘不高興的聲音,“作業哪能一下寫那么多頁啊?小孩子還小,這是很費腦的。來,小湛,這是麻麻給你做的小核桃酥。廣告里說,六個核桃補腦,那我們就吃六個小核桃酥。”

    耳朵里,似乎都響起母子倆咀嚼核桃酥的聲音,自己的嘴巴竟然跟著也咀嚼了兩下。

    每當這個時候,南湘也會遞來一盤點心給他。

    江夜宸看不過眼,會吐槽一句,“上火。”

    然后瞅都不瞅,忙自己的工作,可工作結束了,盤子里一疊核桃酥吃的干干凈凈,甚至意猶未盡。

    而下一次,南湘不會問,給他做上更多的小核桃酥。

    什么時候,留下了這么多的回憶,從什么時候起的呢?

    那些本來都屬于他的美味,南湘轉眼,做給了另外一個男人吃。

    江夜宸想著,滿眼兇火,一時都忘記了處于兒子的房間里。

    “粑粑,我寫好了。”

    江湛叫了一聲,拿起本子,江夜宸正煩,接過了本子,語氣不太奶粉,“寫這么快,能寫的好嗎?”

    江湛被江夜宸的態度嚇到,變得更為沉默,小手嚴謹的合上。不說話的模樣也有些像南湘,規規矩矩的,但不會把頭低著,要自信很多,這份傲氣遺傳自江夜宸,不可能丟。

    “寫的還不錯,去吧,選一樣玩具,可以玩二十分鐘。”江夜宸檢查了作業,滿意的點了點頭,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可能嚇到了兒子,他聲音放輕了些道。

    “好!”江湛得到江夜宸許可了,才像解放了的野馬一般,迅速跑向了自己的天地。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