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七章 盒子
    不過,一塊錢,對校草來說,是不是有點掉價。www.whtxt.com

    司不移想了想,趴在柜臺旁邊,把裝了年終分紅的信封遞了過去:“老爺爺,我身上就這么多錢,夠不夠買這船。”

    老人抬頭,目光落在信封上。

    信封司不移還沒拆開,里面大致有多少錢,當時嚴磊將信封給她的時候只提了一下,至于真正的金額,司不移至今還沒時間數。

    “哪來的錢?”

    咦?這個問題也要問?

    “我兼職賺的。”回答完這個問題,司不移甚至覺得,眼前的老頭子根本不是做生意的,分明是來查戶口的。

    “夠了。”老人點頭,看也不看就將司不移的信封丟進旁邊的抽屜:“我給你包裝一下。”

    說完,轉身進了里間,回來的時候,手里多了一個木盒子。

    雖然司不移對木頭沒研究,但是單看木盒子上面的光澤,就不難看出,這是個很貴重的東西。

    司不移忽然覺得,自己信封里的錢,可能連個木頭盒子都買不起。

    老人的動作不快,慢吞吞的將盒子打開,慢吞吞的鋪上紅色的絨布,再慢吞吞的將船放進去,最后合上盒子。

    嗯,最后司不移收到包裝好的禮物,是一個一尺多長的大盒子。沒有禮物扎帶,也沒有拎包。

    而后,司不移是雙手抱著這個用全身家當換的大盒子離開的商場。

    剛出上場大門,司不移就被灌了一脖子的風,哆嗦的期間,司不移聽到了一陣鈴聲。

    掏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的人名,司不移又是一陣哆嗦。

    “司不移,你在哪?”剛接通,對面就傳來校草帶著怒意的聲音。

    “我在外面。”

    “在哪邊?”

    司不移報了地名。

    “在那里等我,別動。”校草丟下這句話,就掛掉了電話。

    司不移抱著木盒子,在寒風中瑟瑟發抖。想挪個窩,可滿腦子都是校草怒氣沖沖的聲音,腳又沒法挪了。

    算了,誰叫今天是郁從文的生日,誰是壽星誰老大。司不移放棄了,抱著木頭盒子就站在上場大門外面等著。

    從華大到商場,距離不近。司不移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最后是在站不動了,干脆找了個石墩子坐下了。

    郁從文到的時候,一眼就看到商場外面石墩子上坐著的人。

    “你瘋了么?”已經適應寒冷氣候,坐在石墩子上出神的司不移,腦袋上突然多了個羽絨服,然后聽到校草更加生氣的聲音:“這么大冷的天,你就在外面等著?”

    “不是你說不能走的么?”司不移把腦袋上的羽絨服扒下,對上校草滿是怒意的眼睛。

    然后目光落下,看到校草身上單薄的毛衣后,果斷將羽絨服塞了回去:“說我瘋了,我又不是沒有羽絨服……”

    校草沒推辭,穿上司不移塞回來的羽絨服,習慣性的朝司不移伸手,結果,被一個大盒子擋住了。

    “這是什么?”

    “送你的禮物。”一想到眼前這貨是正主,司不移直接把盒子塞了過去:“放心,不是書。”

    郁從文一只手抱著盒子,空出來的一只手,十分順手的抓住司不移的手腕,拉著她往停車場走。

    “郁從文。”司不移跟在他身邊,張口就問:“咱們關系也不差對吧,鄒哥老大他們,都是你兄弟,我為什么就不能是你兄弟呢?”

    “嗯?”

    “我說真的,鄒哥都說了,你很喜歡書,大家送你的禮物,都是書,怎么到我送書就不行了?”雖然禮物買了,但是司不移還是很在意校草對自己的區別對待。

    如果按照兩人高中的關系,送生日禮物這種事情,應該沒有司不移的份。但是既然要自己送禮了,那么也不是敵人了吧。

    是兄弟,為什么就不能跟其他人一樣送書了?

    “你送給嚴磊的書,我不喜歡。”校草沉默了一會,開口回答。

    “我沒打算送你跟老大一樣的書啊,送老大的是編程方面的書,送你肯定送經濟學相關的啊!”司不移連忙解釋。

    然而,這個答案顯然不是校草想聽的,所以,直到進了車,司不移也沒聽到校草的回答。

    這是司不移第二次見識豪車。跟校草并肩坐進后排的都司不移,這才理解當初秦藝為什么不敢招惹郁從文。

    單從后排的寬敞程度,就能看出來,校草家的經濟實力就比秦藝家強得多。

    校草關門的一瞬,前后座中間升起了一個隔板,然后,車后排就成了一個單獨的空間。

    “這樣,后視鏡還有用?”司不移敲了敲隔板。

    “嗯。”校草不置可否的嗯了一聲,目光落在手里的盒子上。過來的路上,他已經切身的感受過盒子的重量了。

    盒子看著不大,重量卻不輕,里面裝的肯定不是書。

    “你想看我送你的是什么?”司不移瞥到郁從文的目光,頓時來了興致:“本來就是送你的禮物,你打開看看啊。”

    郁從文的手放在盒子邊,雖然臉上沒什么表情,但是司不移能感覺到,他很好奇盒子里面的東西。

    “我跟你說,你這次不能說我的禮物廉價了,為了送你個禮物,我腦細胞都死了一大片了。然后,那個開店的老頭,把我手里的錢都搜刮走了。”

    司不移嘴巴不停,郁從文的手也動了,盒子的構造很簡單,打開口子也很容易。看到盒子里面的東西,郁從文整個人頓住了。

    回頭看了一眼一臉興致的司不移,郁從文將目光移到了盒蓋的內壁上。

    司不移買禮物的時候,專注點一直在那船上。至于裝船的盒子,除了第一眼看到之后驚艷了一把之外,根本沒關注。

    所以,盒蓋的內壁上有什么東西,司不移自然也沒看到。

    司不移不是識貨的,可郁從文是啊。就算不懂雕刻,他也知道,內壁上的印記是什么人留的。

    震驚之后,郁從文的目光又落在司不移的臉上。她到底哪來的錢,買得起眼前這個東西的。

    “怎么樣,怎么樣,喜歡么?”看到校草看自己,司不移連忙詢問:“你可不知道,那個賣東西的老頭多怪。賣個東西跟查戶口一樣,最后還讓我自己出價。”

    “你報了多少?”

    “啊?”司不移歪著頭:“其實,我想報一塊錢來著,但是怕那老頭生氣……”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