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六十六章 日記 【14】
    12月18日星期一晴

    媽媽上個禮拜二凌晨三點在職工醫院的病房里看著我和弟弟帶著不舍和不甘的神情閉上了雙眼,永遠地離開了我們。www.25shu.com媽媽的病其實不是胃潰瘍,九月份發現時已經是胃癌晚期,爸爸瞞著我和弟弟四處求醫問藥,直到上個月媽媽再次住院我才知道了實情,這一個多月我每天來醫院里陪媽媽,看著媽媽痛苦的呻吟,瘦弱的身體,每天都是一種煎熬,這一個多月的淚水已經把我掏干了,媽媽的離去也許是種解脫,但摸著媽媽冰涼,瘦若槁骨的手掌,淚水還是止不住的流,真是后悔以前媽媽要我做這做那,為什么總是頂嘴呢?現在看還有誰來要你做這做那。以前老是取笑媽媽是文盲,什么都不懂,但就是這樣一個文盲媽媽用自己一雙勤勞的手撐起了這個家,讓我和弟弟衣食無憂,度過了一個幸福,溫暖,無憂無慮的童年,少年。

    想起小曾老師曾經說的,不要以為家人永遠都會在你身邊,不要將他們的存在習以為常,一旦有一天失去了他們的陪伴和守護,將是這世上最悲哀的事情。我已經充分體會了這是何等的悲哀,每天放學回家后總是喊媽媽,現在喊了也無人回應。天冷了,穿上媽媽給織的毛衣毛褲,這樣的溫暖以后到哪里去尋找,只有到夢里去牽媽媽那雙溫暖的手,一夜之間我仿佛長大了,我要像媽媽一樣擔負起照顧爸爸和弟弟的責任。在媽媽的葬禮上,媽媽廠里的領導親口答應爸爸可以讓我去媽媽的工廠頂職,過了年我也有17歲了,可以先從學徒工做起。因為媽媽在工廠的表現一直是有目共睹的,讓我進工廠頂職是給媽媽的榮耀。

    辦完媽媽的喪事后爸爸要我盡快辦理學校的退學手續,我左右為難,其實從內心里講我還是很想讀書的,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和親愛的同學們一起聽老師講解各種知識,開拓自己的眼界,了解外面的世界是多么開心的事情。可是爸爸想我盡快去紡織廠上班,這樣家里每月就會有一筆不小的收入,緩解爸爸身上的壓力,我該如何是好呢?

    今天中午我去曾老師的辦公室跟她申請辦理退學的事情,曾老師看了我一眼問我內心想讀書嗎?我點了點頭,曾老師說今晚會來我家家訪,讓爸爸在家等她,我再次點了點頭。

    12月19日星期二晴

    昨晚也不知曾老師和爸爸談了什么,今早起床后爸爸讓我繼續去學校上學,一定要好好努力讀書,不要再貪玩了。媽媽走了以后,爸爸一夜間蒼老了很多,看著他微駝著背推著那輛破舊的自行車出門后我覺得兩眼泛潮,從今以后我一定加倍努力學習,絕不會讓今天的爸爸為昨天的決定感到后悔!

    今天去胡波的家約她一起去上學,她看見我高興的跳了起來,她以為我再也不會去學校了。因為媽媽的原因我有半個月沒來學校上學,功課落下了不少,到了學校第一件事就是問胡波借課堂筆記抄,可是胡波的字鬼畫符一般太潦草,實在難以辨認,正頭痛是不是去問宋麗梅借筆記時,突然旁邊的黃誠遞給我他的筆記本。翻開筆記本一看,沒想到,黃誠的筆記本上一筆一劃,工工整整的詳細記錄了老師在課堂上做的筆記,看來這段時間黃誠沒有曠課,有好好聽講,認真學習。

    課間的時候胡波跟我八卦著這一段時間我不在,學校里發生的各種新聞,李莉玲終于跟黃誠告白了,可惜遭到了無情的拒絕,現在李莉玲有了一位神秘的男朋友,這個男朋友經常送李莉玲這樣那樣的禮物,讓班上的女生羨慕不已。胡波的圍巾已經織好了,準備元旦的時候作為新年禮物送給蔣文斌。還有十幾天就是元旦了,每個班還是會同往年一樣舉辦茶話會,到時候每個人都要表演節目,胡波問我準備了沒有,我搖搖頭。

    突然胡波看了看周圍小聲地告訴我一件事,讓我驚得連寫筆記的手都停了下來,她說小曾老師給我們高一年級四個班,教完這學期的英語后就要離開繼紅中學去武漢了。我連忙問為什么?胡波說我不在的這半個月,小曾老師的男朋友從武漢過來了兩次找小曾老師,讓小曾老師跟他一起去美國,那個男朋友真厲害,已經申請到了美國一所知名大學的獎學金,馬上就要出國了,他讓小曾老師去以前的母校辦一些手續,考一個什么叫托福的考試,然后也一起去美國,你說這么好的出國機會誰會錯過呢!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我可不想小曾老師離開我們,小曾老師就像一面旗幟,一根標桿一樣立在那里,引導我時刻向她學習,這跟標桿怎么可以就這樣消失呢!我感到由衷的憤懣和不舍!

    放學后小曾老師把我叫到辦公室說幫我補一補這半月來落下的英語課,一會兒讓我聽磁帶,一會兒給我講時態,單詞,英譯漢,漢譯英,小曾老師講得十分仔細我也很用心的聽,但不知為什么滿腦子里老是想起胡波說的那句小曾老師教完這學期的英語課后就要和她男朋友一起去美國。實在忍不住,在小曾老師稍作休息的時候我問了一句,‘小曾老師,你真要和你男朋友一起去美國嗎?’小曾老師神態黯然的回答我說她也不知道,她很矛盾,這次能去美國對她來說是一次難得的機會,但把曾老師一個人孤苦伶仃留在中國,小曾老師于心不忍。

    小曾老師單手托著下巴,滿臉迷茫,神情憂郁地看著我,讓我覺得楚楚可憐,不知怎的,頭腦一熱,我又問了一個傻問題,‘小曾老師,你愛你的男朋友嗎?’小曾老師一愣,萬沒想到我會問這個問題,沒有像大多數情侶那樣脫口而出,‘愛呀,不愛怎么會是男女朋友呢’!反倒問我,‘愛是什么?誰能告訴我愛是什么?我只知道剛上大學那會兒,身為學生會會長的許偉明來追我,他是全校女生仰慕的對象,這樣的人來追求你,你有理由拒絕嗎?大學四年他處處照顧我,對我很好,我們相處得也不錯,這應該是愛情吧!’‘這是愛情嗎?小曾老師,如果你愛他,你應該時時刻刻想和他在一起吧!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想到他心理就撲通撲通的跳,晚上睡覺作夢也夢到他。’‘怎么可能,那是瓊瑤愛情小說里的情節!小說和現實是有區別的。傻孩子!’

    雖然我沒談過戀愛,但我總覺得小曾老師好像不愛她的男朋友,只是被動的接受他的照顧而已,提起去美國的事,她好像并不是很開心,補完課從辦公室出來,馬路上已經是漆黑一片了,遠遠的路燈下站著一個俊秀挺拔的身影倚靠在一輛永久自行車旁,一看便知是黃誠在等小曾老師,我揮了揮手和小曾老師告別,只見黃誠騎車載著小曾老師的身影一起淹沒在了昏暗的路燈里。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