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二十八章 再孕
    “侯爺,動作小點兒,夫人喝了安神藥已經睡了。www.1kanshu.cc

    “好。”

    璇晨蜷著身子,葉楚上床輕輕的抱著璇晨,頭深深的埋在璇晨的頭發里,肩膀有些抽動。

    沒過幾天,璇晨連粥都喝不下了,連著藥一起吐,吐完了又昏昏沉沉的睡過去。

    司命看著璇晨不成氣候連忙跑到了逸竹林,彥清有些生氣,自己不希望過多的人知道這件事。

    彥清和司命一同到了葉府,看著璇晨面色慘白。

    “勞煩彥清神君了,三殿下的劫數還不在此時應,恐對仙體有損。”

    “當時本君要插手時,司命星君可記得對本君說了些什么?”

    “是小仙沒有遠見愚鈍了,若是神君不能幫忙,小仙只有另求他人了。”

    “你在威脅本君?”

    “小仙不敢。”

    彥清:“………”

    第二日彥清就借著竹青國師身份入宮了,北宮明燁立馬讓竹青入府。

    彥清施了幾針,璇晨慢慢醒了。

    “國師。”璇晨聲音小的不能再小。

    “慢點。”彥清搶先一步葉楚扶著璇晨起身靠在床上。

    “葉候還先請出去一下。”

    “有什么是本候不能知道的?”

    “有什么是侯爺不能讓人知道?”

    二人針鋒相對,葉楚心里咯噔了一下,背手走了。

    “公主傷心過度,大傷身體。”

    “國師,我還能在有個孩子嗎?”璇晨喝了點熱茶,略潤了潤喉嚨。

    “以前不想,現在上天懲罰我了,既然有一半的希望,我想能有個孩子。”

    “你現在的身體不適合有孕,只會讓你體質更差。”

    “國師,要這個孩子之前我想了很久,我命數不久,不知道那天就斷了,我想有個孩子以后能陪陪他。”

    璇晨和彥清談了許久,葉楚一直在門外等著,心里有些不滿。

    “好。”彥清應了下來,自己根本就無法面對“千靈”哀求的眼神。

    璇晨淡淡的笑了,淚從臉頰一線落下。

    養了一個多月,璇晨身體漸漸好了,葉楚扶著璇晨在花園里散步。

    “今年菊花開的真好。”

    “過幾天我想帶著黎琮進宮一趟。”

    “好。”

    “今年時秋哨鹿我就不去了,騎馬小心一些,也帶著黎琮一起去吧。”

    “現在你的任務就是好好養好身體,其他的都別想了,為夫都會去做的。”

    “葉楚,你說我們要是再有一個孩子,能保住嗎?”

    “別想那些了。”葉楚不敢對上璇晨的眼神。

    璇晨坐在廊下靠著廊柱,無聊的隨手繡著手帕。連碧包著一堆東西正準備扔掉。

    “這是什么?”

    “是以前的藥,”連碧略了略,“張太醫以前開給夫人補身體的藥還有一些,安胎藥。國師說不用了,新開了藥方抓了藥。”

    “過來我看看。”

    百病久成醫,璇晨是懂些藥理,會認些藥的。

    “夫人怎么了?”

    “沒事。”璇晨硬扯出一個笑容。

    “還有張太醫和國師以前的藥方嗎?”

    “有,東西先放這兒吧,先去拿。”

    璇晨沉了沉氣,手里拿著藥方又翻看了藥。

    “怎么了,夫人是藥有問題嗎?”

    “沒有,突然想起以前國師教過我認藥來著,無聊,看看還想不想得起來。”

    “里面好多藥材挺名貴的,扔了怪可惜的。隨便找個地方擱著吧,藥方也收起來。”

    “是。”

    “我累了,小槿,扶我回去歇一下吧。”璇晨一口氣說完。

    “是。”

    小云腳步匆匆的。

    “她知道了?”

    “知道了,奴婢在那兒躲著看的真切。那邊兒也太能忍了。”

    “只怕她心里也不必我好受幾分。”魏蕓莫名帶著點憐憫。不知是在憐憫璇晨還是在憐憫自己。

    第二日璇晨就帶著黎琮進宮了。

    “娘親,昨天爹告訴我說今年哨鹿你不去了。”黎琮面顯惋惜。

    “是不去了,娘親身子沒養好,不想多走動。”

    “我給娘親獵張狐皮回來。”

    “好。”

    璇晨牽著黎琮往王后宮里走,正巧碰上路上送東西的蘇洪。

    “蘇大監。”

    “公主,小公子。”

    “大監這是往哪兒去?”

    “這進貢上來的上好的迦南香,往殿里送去。”

    “公主身體可大好了?”

    “大好了,特意來宮里謝恩。就不耽擱蘇大監了。”

    “公主那兒的話,奴才先走了。”

    “大監慢走。”

    宮里荀蕙正看著繼澤玩鬧。

    “來了。”荀蕙熱情的拉著璇晨坐下。

    荀蕙把點心遞到黎琮面前,“吃點心?”

    黎琮拿了一塊兒,“謝謝舅母。”

    “好孩子。”

    繼澤走到荀蕙面前,荀蕙把繼澤抱在懷里。

    “叫姑母。”

    “姑~母。”

    “真可愛。”璇晨握著繼澤的小手搖了搖。

    “嘻嘻。”繼澤害羞的側過臉埋在荀蕙懷里,逗的眾人樂的不行。

    “這孩子還知道害羞了!”

    北宮明燁坐在轎攆上,頭有些偏疼。

    “王上,午膳后讓國師來為王上請脈吧。”

    “也好。”

    “還沒到午膳的時間,去鶴儀院走走。”

    “是。”

    璇晨牽著黎琮從王后宮里出來。

    “娘親,來了兩次都看到那里大大的院子。”

    “娘親帶你去走走。”

    “那院子是鶴儀院,三四月里來才好看,那時玉蘭都開了,還有大朵大朵的瓊花。”

    “娘親最喜歡白玉蘭。”

    “是,琮兒喜歡什么?”

    “忍冬。”

    璇晨拉著黎琮在院子走著,跟黎琮說著院子里花樹草之名。

    “那是璇晨吧?”

    “是公主,應該沒在王后宮里用膳,時間還早,便帶著黎琮小公子在院子轉轉也還有的。”

    “晨妹。”北宮明燁從另一條小徑出來。

    “王兄。”璇晨微微曲了一下。

    “王上。”

    “陪孤走走。”

    連碧把黎琮拉在身邊,北宮明燁和璇晨走在前面。

    “孤許久沒來鶴儀院了。”

    “自出嫁了,這也是頭一次來。”璇晨語氣淡淡的。

    “鶴儀院的景色都是三四月最好的。”北宮明燁停頓了一陣。“可曾怨過孤?”

    “怨什么?”

    “你一慣這樣。”

    “王兄多心了,晨妹從未怨過。”

    北宮明燁停下,抬起手握住了璇晨的肩膀拍了拍,“孤先走了,還有些政事。”

    “王兄慢走。”

    回到府里,璇晨給鸚哥兒喂著食。

    “夫人今天怎么對王上有些冷淡?”

    “王兄是君王,不能沒有分寸了。”

    “噢。”

    “這鸚鵡真是,一句話都沒說過。”

    “夫人一向脾氣溫和,現在竟跟一只鸚鵡斗起氣來。”

    “小丫頭!”

    彥清提著醫箱往北宮明燁殿里走著,蘇洪老早就在外面候著,迎著彥清進去。

    彥清為北宮明燁扎了幾針,又焚了些藥,藥草的味道舒緩,北宮明燁感覺好了許多。

    “今天剛從涼國進貢上來的上好的迦南香,孤怕暴殄天物,還是贈予國師吧。”北宮明燁頭疼緩解,身心舒暢。

    “多謝王上。”

    “這有藥囊,蘇監。”

    “王上系在身上即可,臣也為王上配了藥浴,王上藥浴幾次,也能治住了。”

    “國師醫術高明。”

    “臣之本責。”

    “國師可否為孤占卜一次?”

    “所謂何?”

    “孤的王妹。”

    “臣不能為公主占卜。”

    “為何?”北宮明燁示意蘇洪帶著人退下去。

    “臣可卜人之命理,演天命,推五格,可公主臣不能。”

    “國師明智。”北宮明燁對彥清話中之話并不感到意外。

    “那可有害?”

    “有害無害,自在王上心中。”

    北宮明燁瞪著彥清隨即又收回眼神。

    “孤知道了。”

    “臣告退。”

    院子里,葉楚正教黎琮練劍,璇晨在一旁看著。

    “小公子越發有模有樣了。”連碧把茶奉好。

    “你坐吧,讓她們來就是了。”

    “誒。”

    “娘親。”黎琮蹦蹦跳跳的到璇晨面前,一改剛剛的嚴肅。

    “看你滿頭大汗,坐下歇會兒再喝茶。”

    “夫人也不關心關心夫君?”

    “爹,你都多大了?!”黎琮一臉郁悶。

    “去時秋哨鹿要聽爹爹和何嚴將軍的話知道嗎?”

    “知道了,娘親你都囑咐好多遍了。”黎琮樂嘻嘻的。

    前一晚璇晨就和連碧打點好了,把東西都看著裝上了馬車。

    “夫人這個月月事遲了這么久,請太醫來看看吧,別是落下什么病根。”

    “去請國師吧。”

    “是。”

    彥清搭著璇晨的脈相,“恭喜公主又有了身孕。”一句道賀說的口不從心。

    “國師說的可是真的?可我們夫人才,沒多久,而且太醫說夫人的身子…”

    “確實無疑。但公主定要調養好身體,孩子才會康健。”

    “國師在北孤城還要待多久?”

    “說不清。”

    “璇晨有個不情之請,懇請國師…”

    “公主說的,我都知道。我會照料公主直到生產的,但還要公主配合少憂少思才好,不然再好的藥,心病都難醫。”

    “真不知道該如何謝國師了。”

    “很多東西本就是說不清的。我去為公主揀藥了。”

    “夫人。”連碧跪在床邊,緊緊握著璇晨的手,眼淚盈眶,“定是那個孩子投胎轉世,來全和夫人的母子情分了。”

    “是啊。”璇晨摸著肚子,心里十分不安。

    “夫人還是等侯爺回來再告訴侯爺嗎?”

    “不用了,寫信去就是了。上次侯爺那么高興,后來落的一場空,不忍看他欣喜又不得的樣子。”

    葉楚拿著信,不知如何是好。

    “爹,娘親信上說什么了?”

    “娘親要給你生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

    “真的?!”黎琮十分高興,“上次之后娘親就一直悶悶不樂的,這次娘親終于如愿!能有個女兒了。”

    葉楚摸著黎琮的頭,“你怎么知道是妹妹?”

    “上次琮兒覺得是弟弟,這次便覺得是妹妹。”

    “是妹妹就好了,也不用你娘親受苦了。”

    “爹你在說什么?”

    “沒什么。”葉楚意識到說錯了話,連忙把信收進懷里。

    葉楚等黎琮睡后騎著馬在外轉了整整一夜。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千千小說 . http://www.qwvehj.live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千千小說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