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43章 命里有時終須有--所錦(宿命篇)
    如果你們是聰明而知理的人,天道把像你們這樣的人派遣到人世間來,是要你擔負一定的責任的,而不是讓你們輕視生命,張口閉口管一個人叫畜生的!!

    看不順我就讓我回去,狗日的天道!社會的……”

    敗類二字所錦沒有罵出口,她看向岳熵。www.wjxs.cc

    敗類二字所錦之所以沒有罵出口,是因為還有一個岳熵并沒有對她言語或者人身攻擊。

    對岳熵,她并不想多加指責……

    這是她對他由來已久的偏愛。

    所錦當然知道自己說出這些話的風險性。

    她已經通過骨王的記憶,了解到骨王是可以重構重生的,只要不被以極刑正法。

    但這些男人擺明了把她當成毫無思想的畜生一般的骨王,直截了當就要拖走正法。

    當別人殺上頭來的時候還不會還手反抗,那自己真的是傻瓜了!

    所錦喊那一段話,就是希望他們認識到她是有自己情感的,和以前的骨王不一樣,從而用和以前不同的方式處理她。

    忍耐的女人,男人很少看在眼里,還有可能要輕視。

    但所錦兇巴巴的母老虎架勢倒是真的把四位男子唬住了幾秒。

    他們面面相覷。

    好似在交流怎么處置所錦這個不合常理的骨王。

    所錦心里暗自戒備,如果他們還是一意孤行想殺她,那就不要怪她和他們魚死網破了!

    和他們打起來,雖然會重傷,但起碼她還能逃走,繼續活下去!

    所錦的突破口定在天燼身上。

    她誓死第一個攻擊他。

    骨王實力并不弱,但所錦可以明顯感受到天燼對骨王的不屑一顧。

    輕視對手的人,一定會付出代價。

    要知道在這場博弈里,沒有弱者。

    當別人不把你放在眼里,與其生氣,不如爭氣。

    她會用行動證明自己,她不是個任人擺布的懦夫!

    但是她還是盡量表達著自己的理性和友善。

    “我從很遠的地方穿越過來,我并不是所謂的骨王,我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天賦,我不知道為什么上天讓我來到了這里,我也沒有殺過任何人,你們能夠理解我嗎?你們知道穿越的方法嗎?請讓我回去吧,拜托你們了……”

    “我是一個正常人……”

    “呵!”一聲譏笑制止了所錦的長篇大論……

    一陣強勁有力的掌風打在所錦身上,讓她立馬毫無形象地撞到客棧隔間的桌椅上……

    “畜生,狡猾!弄虛作假!”

    所錦艱難爬起,又在這個時代吐出來一口老血……

    眼神惱恨地看向天燼。

    魔道主祁燁一雙骨節分明,修長白皙的手優雅的滑開骨扇,一張魅惑眾生妖冶奪目的臉上眉頭一皺,掩去了滿面驚華。

    所錦頭發凌亂,渾身不堪入目,宛如乞丐般的慘狀讓祁燁這個有潔癖的人幾乎想退避三尺。

    祁燁瞇眼,從袖間滑出一瓶凈手露來,優雅而迅速地倒遍他的周邊:“真臟……”

    她渾身顫抖地站起來:“不能死,不能死在這里!”

    她鼓勵著虛弱的肉體。

    她咬牙,壓下心中的翻涌氣血。

    是的,現在的自己還不夠分量,故而他們對她嗤之以鼻!

    你得有足夠的實力,你的原則和底線才會被人尊重。

    弱小的人是會被時代輕易抹去的,猶如塵土。

    弱小讓你明白,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她很早就聽過這些真理。

    可是她還是想追求平等,因為她生而為人……

    但實話說來,平等不過是弱小者的庇護借口而已。

    她以前從來沒有為生活中的平等發過聲。

    她只是在社會的夾流間小心翼翼地偽裝著自己,適應著時代。

    她受了欺負退一步海空天空時,別人說她懦弱;

    她要拼個你死我活時,別人又說她魯莽;

    當別人指著她的痛楚大笑時,她生氣,別人說她開不起玩笑;

    她陪笑別人又以為她是個軟柿子好捏;

    她一直在為別人而活,卻不可能讓所有人滿意,故而她心里常常疲憊……

    當她發現說真話容易犯錯,便不再說話……

    當她發現憤怒、輕視與得意時都會影響人際關系,便省略表情……

    當她發現手舞足蹈會影響形象,便不再做任何夸張動作……

    當她發現受到不平等對待的人不是自己,她便從來不會去擔心受害者的命運,甚至冷眼旁觀……

    她按照父母,老師,社會,國家的標準,不偏不倚地去成為一個“成功”的人……

    而后她終于活得如同一部人類學行為規范書一般,去掉了表情,隱藏了情緒,不帶一絲人氣,成了橡皮人。

    當不平等的命運終于降臨到自己身上,她才感同身受不平等所帶來的無奈與傷害……

    “她具有情感,留待考察吧。”

    岳熵冷靜開口,帶著不容反抗的威嚴。

    萬界境內,岳熵,天道之主,為萬界之首,有處決萬物的絕對權利!

    所錦心里只想涕泗橫流!

    終于遇到一個正常人了!

    岳熵帶走了所錦。

    ————

    “今天,真的非常感謝你,不過請允許我詢問你一句,你能夠幫助我讓我回去嗎,這件事情對我非常重要,請你再發發好心……我將萬分感激……”

    所錦極其慎重地保持一個良好公民的形象,每字每句都細細斟酌,言語之間情真意切。

    和岳熵一起的感覺,讓她有一種和男神做朋友的飄飄然,但是她也并不是花癡女,她知道自己最重要的工作——回到現代!

    如果能夠在回去現代的過程再把岳熵扛上,那會是她人生的大圓滿……

    “我可以送你回去,不過你還是要回來,畢竟你在現代能夠容納你的肉體已毀,并且我要你答應我,從此讓你的魂力為天道效力。”

    “好。”

    岳熵神力施動,一瞬間,所錦回到了現代,但她只可遠觀,自己死后的景象。

    能夠回去固然驚喜萬分,但岳熵已經讓她看了她入葬后,父母依舊平靜過日子,沒有因她的離去而哀形于色;朋友也沒有為失去她,生活軌道失衡的事實。

    她其實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

    她的離開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

    這個覺悟讓她覺得悲傷。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千千小說 . http://www.qwvehj.live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千千小說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