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節目錄 第569章 她的付出有了回報
    上午,秦氏夫妻就在別墅之中,誰都沒再提過外面的烈筱軟。www.yhqlm.com

    中午,他們吃午餐的時候,看到了烈筱軟昨天烤的糕點,然后一人吃了一個。

    下午,雨依舊沒有要停的意思,所以,二人直接將簽約的事情推到了明天。

    因為下雨,所以天也黑得格外得早。

    烈筱軟一天沒有吃東西,肚子早就餓得難受,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那口氣,在每次她以為自己撐不下去的時候,下一秒,都會發現她其實還站在原地。

    只是,她又看了一眼時間,已然傍晚六點。

    這個時候,洛天祺必然已經準備好了所有,只等明天去酒店的婚宴現場了吧?

    他穿著西服的樣子,一定很好看。

    而且,他必然是笑著的,眼底都是光,唇角的弧度上揚,帶著幾分陽光,又帶了幾分壞壞的痞氣。

    他的婚禮定在上午十點,現在,距離那個時候只有十多個小時了。

    她要堅持的,也就只有這十多個小時。

    從此以后,她會將他劃出她的世界里,真正的劃出,再也不要任何交集。

    身體里的力氣在一點點消失,隨著降臨的夜幕,隨著雨水不斷帶走的溫暖,烈筱軟覺得,她的感覺開始在消失了。

    她感覺不到冷,也感覺不到雨水落下的熟悉感,眼前不斷出現飛舞的星屑,銀色的,很好看,仿佛雨夜里的螢火蟲。

    她眨了眨眼,那些螢火蟲卻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多。

    最后,她的視線被大片大片的螢火蟲占滿。

    她閉上了眼睛,軟軟地倒了下去。

    今天別墅里,秦氏夫妻二人交流的比任何時候都要多。

    即使秦先生平時不愛說話,可是,今天和秦夫人一起看電視的時候,竟然對肥皂劇也開始品評起來。

    兩人依舊是十點關燈睡覺。

    只是,夜里的時候,秦夫人睜開了眼睛。

    她輕輕掀開被子,還沒來得及下床,身旁,向來睡眠很沉的秦先生也坐起來了。

    兩人對視一眼,嘆息一聲,一起走到了窗前。

    此刻,雨已經小了很多,借著燈光,二人看到烈筱軟原本站立的地方,已經空無一人。

    “走了?”秦夫人似乎松了口氣般,心底卻是隱隱失落。

    可是下一秒,她再仔細看去,頓時瞳孔一縮。

    因為烈筱軟的裙子顏色頗暗,所以,倒在草地上的時候,只能看到地上有什么陰影,而仔細看,才發現是她。

    秦先生顯然也看到了,臉色一變。

    “老秦,你打120。”秦夫人道:“我去和王媽一起,把她扶起來。”

    說罷,秦夫人已經急匆匆下去。

    身后,秦先生長嘆一聲,似是想起了什么,道:“夫人,當年我的公司陷入危機,你也和她一樣,在雨里站了兩天……”

    烈筱軟再次睜開眼睛時候,正在秦家別墅。

    實際上,她的心底深處始終繃著一根弦,所以,秦夫人將她扶進屋后,才剛剛拿了毛巾裹住她,她就睜開了眼睛。

    她的面孔依舊還很蒼白,整個人完全沒有血色,看到秦夫人,眼底還帶了幾分恍惚。

    “你這丫頭,怎么這么傻?”秦夫人嘆息一聲,幾乎不知道說什么好。

    烈筱軟渾身依舊發冷,此刻,被干凈毛巾裹著,秦夫人又讓傭人給了她熱水,她這才稍稍緩過來些。

    “伯母,我——”她的聲音很是嘶啞。

    秦夫人又讓傭人倒了一杯熱水過來。

    烈筱軟喝了,這才開口,望著外面的夜色:“對不起,半夜吵醒了您。”

    “你在下面,不聲不響的,哪里會吵到我們?”秦夫人嘆息一聲:“你喜歡洛先生吧?”

    烈筱軟頓時心跳一沉,沒有說話。

    “我什么都知道的。”秦夫人搖搖頭:“哎,真是傻。”

    烈筱軟卻從她的目光里看到了妥協,不由緊緊抓住身上的毛巾,問:“伯母,您是同意了?”

    一旁,秦先生走了過來,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日歷:“你不是說,最多晚兩天半?這兩天城市內澇,我們也不想出門,既然都已經晚了一天半,也不遲那最后一天。”

    秦夫人也點頭:“是啊,至于會不會被競爭對手吃掉什么份額,也都是天意。”

    烈筱軟聞言,幾乎喜極而泣:“謝謝伯父、伯母!”

    “我剛剛打了120。”秦先生道。

    “不用了,我沒事的,只是有點餓,有點冷。”烈筱軟連忙道。

    而此刻外面,已經有救護車的聲音傳來,王媽給開了門,將醫生引了進來。

    烈筱軟想起來,可是剛剛站起,就腳步一軟。

    醫生過來,給她簡單檢查,然后道:“低血糖,還有點低燒,不過不用住院。”

    于是,醫生給留下了一些藥品,又在秦先生的道歉里,離開了。

    烈筱軟洗了澡,換了一身秦夫人的衣服,喝了粥下去,終于感覺找回了些力氣。

    這么一折騰,外面的天色已經發白。

    烈筱軟看了一下日期,今天,是洛天祺結婚的日子。

    她有些恍惚,卻又堅定無比知道自己想去做什么。

    所以,她從秦先生那里拿到了放棄追責的簽字,然后,誠摯地謝過了夫妻二人,這才離開了秦家。

    雖然吃了退燒藥,可是額頭依舊發沉,烈筱軟從秦氏別墅出來,先回家換了身衣服,然后,才去了洛氏大廈。

    此刻還很早,只有三三兩兩上班的人。

    烈筱軟將那份簽字交到王總手里的時候,王總和質量總監幾乎要開心地哭了。

    二人昨天終于聯系到了洛天祺,可是,洛天祺卻說,他在醫院,讓他們全權處理這件事。

    所以,他們根本沒來得及說,烈筱軟去了秦氏,而他們一幫大老爺們兒,竟然將希望寄托在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身上。

    而偏偏,這位姑娘還真做到了!

    烈筱軟將文件放下,便徑直離開了。

    而王總監終于是憋不住,拿起手機給洛天祺打了過去。

    此刻,洛天祺剛剛到酒店那邊。

    父親經過昨天搶救,已經脫離了危險,今天,甚至一反常態,精神矍鑠地堅持著要來參加他的婚宴。

    洛天祺正在最后確認細節,而此刻,他的手機卻響了。

    他拿起來接聽:“王總監,什么事?”

    “洛總,秦氏那邊的事情解決了!”王總監很是興奮:“我們本來都要放棄了,但是不知道小烈怎么做到的,硬是讓秦氏不再追責!”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千千小說 . http://www.qwvehj.live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千千小說立場無關。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