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百六十五章 嘩眾取寵的小丑?
    “聽說了嗎,那個叫韓三千的家伙,竟然要參加所有分級賽,他真是在找死啊。www.25shu.com

    “何止是找死,依我看,他就是來鬧笑話的。”

    “翌老的親收徒弟,說不定有真本事呢,畢竟翌老可是從來沒有收過徒弟的啊。”

    “真本事?世俗中的高手對于天啟來說算得了什么,他再厲害,難不成還能和臨潼相比嗎?”

    天啟內,關于韓三千將要參加所有分級賽的事情,已經鬧得人盡皆知,而大部分人對待這件事情的態度,幾乎都是當作笑話看待。

    天地玄黃四級,每一級都是一個巨大的門檻,特別是天字級更是保持了近十年無人挑戰的記錄,哪怕是被譽為天之驕子的臨潼,至今也從未敢嘗試過天字級的挑戰,而韓三千一個初到天啟的人竟敢貿然參加,在天啟人看來,他要么是初生之犢,要么就是腦子有問題。

    所有人都在討論著這件事情,可以說韓三千還未到天啟,他的名字已經以最快速度在天啟成名,只是這種成名的方式讓人覺得可笑,更像是一個跳梁小丑在嘩眾取寵。

    “你們在討論什么?”那幾人正討論得熱火朝天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了臨潼的聲音。

    臨潼在天啟雖然沒有實質的權利,但他天之驕子的地位卻讓許多人不得不忌憚,因為以他的實力,進入天啟的權利層面不過是一個時間問題而已。

    “臨潼,我們在討論韓三千那個可笑的家伙。”

    “是啊,他竟然要參加所有分級賽,我們覺得實在是太可笑了。”

    “也不知道翌老是不是糊涂了,竟然會收這種人當徒弟。”

    某個人一臉尊敬的走到臨潼面前,很顯然這家伙是想要討好臨潼,說道:“臨潼,依我看,翌老可能真是糊涂了,像你這樣的天之驕子近在咫尺,他竟然看不見,非要收一個小丑當徒弟,我真是替你感到不值啊。”

    臨潼冷冷一笑,翌老究竟為什么要收韓三千做徒弟,他不知道,但是在他看來,這的確是一種愚蠢的行為。

    以他在天啟的成就,怎么可能是韓三千這種人能夠相比的呢。

    “是啊,我們也是這么認為的,雖然我不知道韓三千的實力,但他一個世俗中人,怎么可能跟你相比呢。”

    “你可是天啟中實力成長最快的人,就算放眼整個天啟,也找不到比你更加優秀的人,韓三千算什么東西。”

    “哎,也不知道翌老腦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幾人紛紛開始了對臨潼拍馬屁,他們都是地字級的人物,如果能夠和臨潼這樣的人打好關系,今后在天啟可就有靠山了。

    臨潼聽到這些話心里很爽,他非常喜歡別人對他的吹捧,但表面上卻不露于色,淡淡的說道:“翌老可是四門掌舵者,他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道理,你們怎么能夠腹排他這種大人物呢?”

    “我們只是替你感到不值而已,像你這樣的人才,竟然被埋沒了,這不是可惜嗎。”

    臨潼冷冷一笑。

    可惜?

    怎么會可惜呢,等韓三千到了天啟之后,他自然有辦法證明自己比韓三千更加優秀,而且韓三千這個不知好歹的家伙竟然還要參加所有分級賽,遲早會鬧出笑話,臨潼在現階段,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看著韓三千丟臉就行了。

    更重要的是,臨潼現在和三殿走得非常近,而且三殿的掌舵人已經給他承諾,只要他愿意成為三殿的人,三殿必定會重點培養他。

    臨潼甚至已經在幻想終有一天要把整個四門踩在腳下,要讓翌老為自己的決定而付出慘痛代價,要讓所有四門的人都知道,少了他臨潼是一件多么可惜的事情。

    “適可而止,這些話你們在暗地里說說就行,可千萬別傳到了翌老的耳朵里。”臨潼說道。

    面對這種好心提醒,幾人連連點頭,但是整個天啟對韓三千的討論,卻不會因為這幾天的閉嘴而消停下來。

    幾乎每個人茶余飯后的時間,都在討論關于韓三千,這種情況,像及了四年前的云城,那時候韓三千剛入贅蘇家的時候,同樣被云城非議和笑話。

    兩天之后,天啟外圍終于迎來了韓三千的身影。

    經過一路的長途跋涉,韓三千終于來到了天啟的邊緣,他曾設想過天啟究竟存在于什么位置,為什么許多人都無法得知天啟的秘密和地點,只有親自來了之后,他才知道天啟藏匿于深山老林之中,這里完全是一個人跡罕見的世外之地,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夠找到。

    “天啟屏蔽了所有的衛星信號,即便是太空偵查也不可能發現天啟的存在。”方戰站在一旁對韓三千解釋道。

    韓三千笑了笑,以他的腦子,怎么可能想不到這一點呢,不過對于方戰多余的解釋,韓三千還是表現出了一臉感激的樣子。

    “這里就是天啟的邊緣了嗎?”韓三千問道。

    方戰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地方是進入天啟的第一步,這里的所有人,都是黃字級的。”

    遠遠的,韓三千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莊唐和宮天,記得曾在南宮家族的時候,韓三千可是把這師徒兩打得不敢吭聲。

    “你現在需要留在這里,只有通過了黃字級的比賽之后,你才能夠去更高層次的地方。”翌老對韓三千說道。

    在來的路上,韓三千已經很清楚天啟的規矩,只有經過由底到高的分級賽之后,他才能夠去到其他地方。、

    “翌老,如果我敗在這里,是不是得讓人笑掉大牙。”韓三千笑著說道。

    “何止是你讓人笑掉大牙,就連我也會被人嗤笑。”翌老說道。

    韓三千擺了擺手,說道:“你趕緊走吧,像這樣的地方,可不是你這種高級身份能夠待的。”

    翌老看了一眼方戰之后,便離開了,接下來針對韓三千的訓練,翌老已經交給了方戰,他只需要在四門等待著韓三千就行了。

    這時候,不少聽說韓三千已到的黃字級人員紛紛現身,就像是看猴一樣打量著韓三千。

    “這家伙就是韓三千嗎,沒看出來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啊。”

    “真是可笑,他這種人,竟然要參加所有的分級賽。”

    “翌老真是瞎了眼啊,居然收這種人當徒弟,臨潼可比他好上千萬倍呢。”

    在其他人眼里,韓三千除了長相帥一些之外,一無是處,而天啟卻不是個靠長相能夠吃飯的地方,沒有真正的實力,在天啟根本就站不穩腳。

    “這家伙竟然還帶了一個女人來,難道他連生活都不能自理,還需要人照顧嗎?”

    “聽說這家伙是某個有錢世家的小少爺,看來從小嬌生慣養,長大了都離不了保姆的照顧啊。”

    “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他的笑話了。”

    這時候,莊唐和宮天兩人走到韓三千面前,他們兩對待韓三千的態度和其他人不同,沒有半點輕蔑之意,因為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韓三千的實力。

    作為韓三千曾經的手下敗將,他們可沒資格去嘲笑韓三千。

    “韓三千,沒想到這么快就見到你了。”莊唐對韓三千說道。

    “也是有好幾個月的時間了,不算快,不過我沒想到,你們竟然只是黃字級。”韓三千說道。

    莊唐淡淡一笑,并沒有覺得韓三千這番話是挖苦,說道:“分級賽絕非你想象的那么簡單,就算這里是黃字級,也有許多深藏不露的高手。”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