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武運王之戰,武家之變
    不光武夜王爆發了境界,虛空之上武天王、武地王也都走了過來。www.whtxt.com留在武帝城的十個古王,已經出現三人。

    三個古王攔下林玄,遠處的武天道已經被救治下去,惡毒的目光看向林玄,嘴角想要說什么,可是卻依舊畏懼。

    “大長老,這就是你們武家?”林玄晃了晃手中的古王令,那金色的古王令照耀天地,也照耀在武家心頭上。

    “你們退下,這是李玄賭斗的,在老祖的見證下。”武神途長嘆一聲,剛才所有人都看到了,李玄跟武天道對賭。

    “大長老,老祖,那可是武盤賜下的,那是武天道的。”武夜王怒吼一聲,然后兇殘的看著林玄。

    “就算對賭,那本王重新給你賭,李玄,你可敢!”武夜王繼續說道,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林玄拿走古王令。

    “對,大長老,讓武夜王對賭,從重新挑戰林玄!”武家人當然向著武夜王,武天道輸了,武夜王可是崛起的古王,野心很大,也想爭奪帝尊之位,或許武家人能夠在武夜王跟武天道手中,徹底的崛起。

    武神途抬頭看著武太帝,而此時的武太帝卻漠視一切,武家這些人哪還有武者的尊嚴,在那揚言要挑戰林玄。

    “李玄,你是不是不敢了?九天之上,人外有人,你以為你能夠只手遮天?”武天王冷笑一聲,這是武家,林玄這樣的強者絕對不能夠留下來,武運王一脈必須被壓制下去。

    “請戰!”武地王也不廢話,武家人就是這么霸道,林玄的戰力也激發這些古王,人人都想跟林玄比試一下。

    “畏懼?我從來不知道畏懼,就算這里是武家。”林玄淡淡的看著四周,手中的古王令卻慢慢的放了下來。

    “你們不是要挑戰嗎?可惜不是我,下面的戰斗,不屬于我。”林玄卻笑了起來,目的已經打到了,林玄替武靈子教訓了武天道,剩下的來的事情,就應該交給武運王。

    這里畢竟是武家,林玄想幫助武運王一脈崛起。而此時眾人,順著林玄的目光,突然看向玄境的方向。

    “李玄,你什么意思?你想挑起我們跟北冥教的戰斗嗎?”武夜王等人還以為林玄指的是北星晴,這也讓北星晴目光如炬,也感到莫名其妙。

    “你們眼瞎嗎?武家的事情,當然有武家解決。”林玄卻不屑的看著這些人,武家的確很強大,可是內心卻失去凝聚之道。

    “李玄,我要撕裂你,區區一個武都王,能夠挑戰我們?就算他擁有神秘的手指,也無法抗衡我們古王。”武地王已經咆哮起來,武天王卻猙獰走向林玄。

    武靈子現在并沒有說話,而是一直盯著林玄,武靈子在哭,哪還有心情管其他的事情。就算面對所有的古王,武靈子的眼中只有老大林玄。

    “你活著,太好了!”武靈子在哆嗦,那是激動的,可在古王的眼中,那卻是畏懼,更是讓眾人輕蔑無比。

    “他說的是我!我要挑戰你們!”威嚴的聲音,從武靈子的身后傳來,北星晴等人就是一愣,在那黃金戰車之上,一個雄偉的身影慢慢的走下戰車,背后插著冠軍旗。

    “什么?武運王,他怎么出來了?他不是成為廢物,中了七星天毒嗎?”眾人都發出驚呼,武夜王等人臉色一變,而此時的武神途也倒吸一口涼氣,下方慢慢走來的武運王,哪還有中毒的影子,身上的氣息在逐漸的突破。

    “我本武運王,鎮守邊境三百年,武家功勛。可返回武家,爭奪古王令,武家是錯的,你們統統都是錯的。”

    冠軍旗迎風飄揚,血色滿目,遠處武家一些戰兵,看到冠軍旗又一次飄揚在武帝城,仿佛喚醒某種記憶。

    “武家之人,為武而生,坐鎮靈墟,對抗蠻神!”

    “武家之人,毫不畏懼,死戰不退!”

    “武家之命,星芒坦蕩,強者為尊!”

    七星之毒在破滅,武運王裝了這么久,終于在此刻爆發出來。武尊之境,武侯之境都在轉眼間恢復過來。

    武夜王走的很慢,目光一直看向武家所有人,而那威嚴的話語繼續響徹武帝城。

    “可武家之記住強者為尊,我們敬重強者,可我們卻強壓家族。一個古王令,能夠讓手足兄弟相殘,能夠讓武家之人,陰謀算計!”

    “轟!”武侯境直接突破,霸道絕倫的氣息,讓武運王直接恢復武王境,不過巨大的武威依舊釋放。

    “年輕時候,我也相信強者為尊,我瞧不上任何人,我挑戰所有人!”武運王已經來到武斗臺上,面對所有的古王,面對所有的武家之人。

    “他恢復了,他沒有中毒,他還是那個至尊武王。”

    “不,他甚至突破了,要進入圣賢,怎么可能?武運王不退反進,難道七星天毒徹底激發武運王體內的武家血脈?”

    眾人都看著武運王,武運王的冠軍旗已經插在武斗臺上,武運王抓住冠軍旗,高大的身軀猶如巨人一樣,身上慢慢出現一個斑駁的甲胄,那是屬于武運王的武甲。

    “你們要戰,那就沖我來。因果循環,年輕時候我壓制你們太狠。”

    “戰之后,一切恩怨兩清,無論什么結果,所有武家人見證,這一戰,是屬于我們古王,屬于武家的戰斗。”

    “嘩!”武運王的話,讓所有人武家人又一次議論起來。武運王重新崛起,突破修為,要挑戰古王。

    “二哥,你不是要我的古王令嗎?那就來吧!”

    “老七,老十一,你們也來,你們當初怨我,怪我,都在這一戰之中。我只希望,戰斗之后,我們還能夠像以前一樣,并肩作戰。”

    “邊境之中,我的后背,我只交給族人,武家族人!”武運王狂吼一聲,圣兵冠軍旗轟然而起,所有武家人都感受到一股戰意,那是屬于武家榮耀。

    “我為古王,排名為三,為武家戰,為靈墟戰,來吧!”武運王怒之,冠軍旗已經席卷,朝著武地王而來,朝著武天王而來,甚至朝著武夜王而去。

    “父親!”武靈子想要說什么,可是一只手已經抓住武靈子,金色的古王令已經遞給武靈子的手中。

    武斗臺之上,威能滾滾,古王之戰已經一觸即發,那是屬于武家真正的武斗。

    “那是屬于你父親的,放心,死不了,武太帝看著呢。”林玄眨巴下眼睛,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武運王是用來激發武家的斗志。

    “因果循環,輸了交出古王令,兩個我都要!”武夜王狂吼一聲,忍了這么多年,陰謀算計,這一脈終于崛起,憑什么要被武運王給壓制下去。

    “三哥,如果這是戰場,你的后背可以交給我,可惜,這是武斗臺,殺!”一拳化為青天,武天王真的太恐怖了,圣賢之法,法則突變。

    “說什么廢話,強者為尊,武家之道,豈是你說變就變的,戰!”武地王早就動手了,三個人同時攻擊武運王,根本不給武運王再次說話的機會。

    武運王在后退,圣兵縱橫天地,百萬里都化為異域。在這里,三個古王面對武運王,動用出最恐怖的神通法則。

    “要戰,那就都戰,三個人打一個算什么?”武從王走了出來,古王都是一脈而出,曾經都是武家兄弟,從小而起,結果卻四分五裂。

    “沒錯,一起戰,那就一起來,就讓我們看看,誰是正確的。”武法王也出來了,都是古王,已經徹底被武運王的戰斗,激發武斗之心。

    “哈哈,那就戰吧,不管輸贏,就論因果,上!”武尚王也嗷嗚一聲出現,武帝城的上空徹底亂了,劃出無數的異域,每一個古王都在戰斗,都在演化萬法。

    “咦?我,我突破了,怎么回事?”遠處的一名武家人,在看到古王戰斗的時候,突然身上一道光芒出現,直接進入武尊境,這讓眾人都發出驚呼聲。

    “他們在演化武家之道,武運王的冠軍旗在燃燒血脈,在用強大的境界,演化武家血脈當中隱藏規則!”

    “什么?武運王這是在燃燒精氣神,這到底干什么?”武家人都震驚了,一個個在突破,上空的武運王在被圍攻,同時也在逆轉,不過這一切,都在冠軍旗之上演化。

    武運王根本不是戰斗,氣血在燃燒,強大的境界還是在倒退,武家的血脈傳承,在空中化為星圖,無數的星輝俯沖落下,那是賜給武家之人。

    “父親!”武靈子已經跪了下去,遠處屬于武運王的戰兵也轟然跪下,武運王之戰,是為了喚醒武家的血腥。

    武從王愣住了,武法王也停下了手,武尚王也都低下頭。武地王被冠軍旗砸飛出去,就已經沒有上前,震驚的看著武運王。

    “你不想活了嗎?”同為武王,武運王獻祭了血脈,想要照耀武家眾人。

    “武運王,戰斗就是戰斗,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武夜王雙眸赤紅起來,半步神王的威能,身前四個恐怖的渦旋,那是武夜王的《四分幻元力》,無數的洪流,想要轟開冠軍旗。

    “別打了,停手!”武天王也退下了,越戰斗,越心驚,武運王在用命,來告訴何為因果。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