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百六十三章 寄予厚望
    山腰別墅,接下來的幾天,許多人登門送禮賀新年,這是以前天家的待遇,但如今,所有人巴結的對象,都變成了韓家。www.1kanshu.cc

    對此天家沒有什么怨言,甚至也在送禮的大部隊當中,而且還是天昌盛親自帶禮物上門。

    不過天家和其他人還是有著不一樣的待遇,別的人連別墅大門就進不去。頂多也就是留下禮物,隨意寒暄幾句就會離開,而天家,則是會被邀請到別墅里,畢竟在韓家內部還有天靈兒這個鬼靈精怪的丫頭,不用韓三千說,天靈兒就會把自家人迎到別墅里。

    大年初五,該來的事情,終于還是來了。

    當翌老和方戰兩人出現的時候,蘇迎夏即便已經盡力的控制著自己,但臉色還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她知道,自己一直都不愿意去想的事情,終究還是要發生了。

    "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嗎?"翌老對韓三千問道。

    韓三千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蘇迎夏,只見蘇迎夏低著頭沉默不語。他知道,這時候的蘇迎夏內心肯定非常不舍,其實他也是如此,但去天啟的事情,是韓三千無法逃避的。

    "明天吧。再給我最后一天時間。"韓三千說道。

    翌老點了點頭,走到韓念身邊,拿出了一塊玉佩,質地通透,一看就是上等貨色。

    "這是我給干孫女的禮物,這塊平安玉佩,希望能夠為她擋去一些災難。"翌老說道。

    韓三千沒有拒絕,這老家伙能拿出手的禮物,肯定是價值不菲的,既然他要當這干爺爺,肯定得付出點東西才行。

    "我女兒有消息了嗎?"方戰對韓三千問道。

    "南宮家族目前在全力追查這件事情,雖然暫時沒有消息,不過你可以放心,只要她還活著,南宮家族一定能夠找到她。"韓三千說道。

    方戰點了點頭。并沒有為難韓三千,因為他自己也很清楚這件事情的難度有多高,畢竟掌握的消息不多,要找到他女兒,無異于大海撈針。

    "明天一早出發,我會在山下等你。"留下這句話之后,翌老和方戰便離開了。

    蘇迎夏默默的走到韓三千身邊,只說了五個字:"我等你回來。"

    韓三千點了點頭,既然是無可逃避的事情,便只能去面對,而且能夠得到蘇迎夏的支持,對他來說是最大的幸運。

    "放心吧,我一定會盡快回來。"

    山下,方戰忍不住對翌老問道:"翌老,你真的確定要讓韓三千參加四輪分級賽嗎?這個決定會不會太莽撞,韓三千現在不知道被多少人盯著,一旦他失敗了,可就會淪為天啟的笑話,這對他來說打擊可不小。"

    "你是擔心他的心理無法承受失敗嗎?"翌老說道。

    方戰點著頭,他的確有這種擔心,畢竟韓三千現在對天啟來說太矚目了,他一旦參賽,肯定會引起所有人的關注,如果他能夠在分級賽當中脫穎而出自然是最好,可一旦失敗了。必定會被人嗤笑,甚至會讓韓三千產生對天啟的排斥,所以在他看來,翌老這樣的安排并不妥當,起碼應該給韓三千一些時間才是。

    一年。只需要一年,他一定能夠晉升天級,根本不需要這么著急。

    "其實只要給他一定的時間,他要做到這件事情非常容易。"方戰說道。

    "如果想要一鳴驚人,現在才是最佳的時機,他需要用能力去證明自己,不然的話,今后怎么擔負得起四門重任,又怎么讓人服氣呢?"翌老說道。

    四門重任?

    他不過就是個剛加入天啟的新人而已,四門重任與他何干?

    突然,方戰的眼神變得震駭無比,甚至略帶驚恐的看著翌老,說道:"翌……翌老,難道,難道你打算把四門交給他嗎?"

    這個想法讓方戰不敢置信。天啟由四門三殿所共同掌控,四門所代表的權利幾近至高無上,而翌老,竟然要把四門交給韓三千,這在方戰看來非常不可思議。

    翌老點了點頭。說道:"你很清楚天啟禁地的情況,那里再次產生了波動,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我打算……"

    說到這里,翌老深吸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道:"進去看一看。"

    方戰呆立當場,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進去看看?

    天啟曾派遣過數百人,但無一例外的有去無回,那幾乎是一個死境,只要去了就絕對沒有回來的機會,翌老身為四門的重要人物,竟然選擇親自前去,這在方戰看來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翌老,你不能這么做,天啟建立至今為止,已經派遣過上百人進去,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夠活著回來,你怎么能去送死呢?"方戰緊張的說道。

    "能夠在臨死前去看看那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地方,我也就死而無憾了,如果要讓我帶著這個遺憾,就算死也無法瞑目。"翌老神情堅定的說道,很顯然這是他很早就已經制定好的計劃,絕非方戰三言兩語就能夠改變他的決定。

    方戰重重的吐出一口晦氣,這個決定要是被天啟的其他人知道。不知道他們會做何感想,恐怕每個人都會被震驚吧。

    "翌老,你有沒有想過,這些年四門三殿的內斗,一旦你出了意外。三殿很有可能會吞并四門獨大,今后的天啟,很有可能因此而變了味。"方戰提醒道。

    "所以我一直以來都在考驗韓三千的人品,而他的表現,讓我非常滿意,除了他之外,我想不到誰更有資格接管四門。"翌老說道。

    "你對韓三千的評價真是太高了,可是他現在根本就沒有實力能夠掌控四門,而且四門當中,還有臨潼。他絕不會讓韓三千輕松的坐上四門掌舵者位置。"方戰說道,臨潼幾番針對韓三千的行為,這已經說明了臨潼多想韓三千死,一旦讓臨潼找到機會,他肯定會把韓三千踩得死死的。

    就拿分級賽來說。韓三千輸了之后,臨潼必定會煽動四門所有人看韓三千的笑話,這樣一來,韓三千可就更加沒有威信了,以后誰還愿意讓他當四門的掌舵者呢?

    翌老淡淡一笑。說道:"我聽說臨潼最近和三殿的人走得很近,看樣子,他已經打算背叛四門了。"

    背叛四門!

    這四個字讓方戰臉上閃過一絲獰色,四門三殿雖然同屬天啟,但是多年的內斗。已經讓四門三殿劃清了界限,兩幫人互看不順眼,甚至還時有手腳之爭,如果臨潼選擇背叛四門去了三殿,這對四門來說。就是一種變相的羞辱。

    "這家伙,怎么能這么做,他這不是在打四門的臉嗎?"方戰咬牙切齒的說道。

    "所以,我必須要讓韓三千把臉打回來,三殿所有人現在都等著看我的笑話呢。"翌老說道。

    方戰吐出一口晦氣。說道:"希望韓三千不要讓你失望,不然的話,整個四門都要跟著他丟臉了。"

    韓三千被寄予如此厚望,他自己卻什么都不知道,和蘇迎夏聊著密語情話,僅剩最后一天時間,除了蘇迎夏之外,韓三千不想和任何人說話。

    到了晚上,一家三口難得的睡在一起,除了韓念呼呼大睡,韓三千和蘇迎夏都沒有閉眼,因為這是他們相擁的最后一晚,誰也不舍得睡覺。

    直到天蒙蒙亮,蘇迎夏便起床給韓三千做早飯,這么多年來,蘇迎夏身為妻子,從未正經的給韓三千做過一頓飯,這一次韓三千離開,蘇迎夏希望能夠盡一下妻子的義務。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