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06章 什么,婚約?
“……安排吧,讓她帶帶簡兮。”秦慕宣吹了下劉海,自暴自棄的道:“我這工作室靠我倆是開
不起來了,殷總給指點指點?”
她雖有點小錢,但要將工作室搞起來也得廢大把時間,沒個一兩年是弄不了起色的,且她的
人脈大都在國外,也幫不上什么忙。
殷佑庭雖也是剛回國,但他畢竟是殷氏太子爺,這些年來與國內來往比她勤。
越想越覺得要在小白退圈前將他簽到自己名下,陪他渡過在娛樂圈的最后一段時間無望的秦
慕宣舔了舔唇,問,“入股嗎?”
殷佑庭被這消息鎮愣住了,心頭浮現一絲竊喜,她果然還是依賴他的。
“怎么擴展得這么急?”他指尖跳躍著,敲著椅把手。
秦慕宣拿著手機,鉆到一個小賣鋪里,才輕聲道:“小白在娛樂圈呆不久了。”
“我就不入股了,我家的產業我到現在都還沒全搞明白,實在是分不出心神再來管理。”他愉
悅跳躍的指尖頓住,五指張開,抓住椅把手,但聲音仍舊平穩,“需要錢,還是人脈?”
“錢我可以以私人名義借你,人脈我也能給你搭,你需要的時候和我說一下聲就好。”
他說得越輕松隨意,秦慕宣的心就越發沉甸甸的。
她不可以再憑著他喜歡她就隨意揮霍著他的感情與錢財等物。
“不需要你管理,你等年底分紅就行。”她低下頭,注視著自己的腳尖,難得的對他耍了一回
橫,“你要不要股份,我就不找你幫忙了。”
因為來往過于親密,她的語氣不自覺的帶上一絲嗔怪。
威脅說得和撒嬌差不多。
殷佑庭被電到了,心酥酥麻麻的。
“好,那我就做個干拿錢不干活的米蟲。”他輕笑著說,聲音寵溺又柔情。
兩人敲定回去后再商議股份,他又叮囑她照顧好小芯,才掛上電話。
在小賣鋪里選了幾袋膨化食品與牛肉干魷魚絲糖果,她拎著滿籃的零食結帳時,胖乎乎一個
比她倆個還高大的老板娘認出了她,“你是不是最近經常上熱搜的狐貍精秦宣?”
又一個被傻雕網友誤導的無知群眾。
剛打電話時將墨鏡摘下了的秦慕宣只當狐貍精是在贊美她了,笑著點頭:“對,我是秦宣,
要簽名合影嗎?”
“唉要要要!網上的的人都說你脾氣臭,沒想到這么好說話。”
老板娘歡天喜地的鉆出柜臺,攬著她的肩,咔嚓咔嚓的拍了好幾張照,才意猶未盡的放開她。
邊上傳朋友圈,邊翻出紙和筆遞給她,笑道:“我給你打個八折,以后常來光臨啊。”
“那謝謝了。”秦慕宣笑笑,龍飛鳳舞的簽下自己大名。只不過,寫的時候差點把秦宣寫成了
秦慕宣,好在她反應快,草字頭給改成了愛心。
“還挺別致的。”老板娘收好簽名,麻利的給她算好帳,并真的打了八折。
拎著一大袋零食,秦慕宣追上了簡兮幾人。
她攬著秦小白的肩,低聲問,“你知道客棧里是開著直播的吧?”
雖是問,但卻用的陳述語氣。
秦小白抬頭看她,見她面上并無慍色,點頭道:“知道。”
不等她再問,他就又道,“我討厭言笑羽。”
秦慕宣揉了把他的頭,“我也討厭她。”
他眼睛一亮,“我們聯手?”
“好。”
**
在客棧的百米遠處,幾人租下了個帶籬笆墻的兩層小樓。不大,整棟樓就只有五間能住人的
房,正好夠他們一人一間。
秦小芯很喜歡這棟樓,和她在國外住的房子很像。她拉著秦小白樓上樓下的跑,探尋著小樓
的秘密。
曾青已返回客棧幫他們拿行李。
秦慕宣拉簡兮到一邊,神怕嚴肅的與她道,“我打算將工作室的部分股份分給佑庭。”
簡兮并沒有驚訝,反挑眉,笑道:“終于想明白了?”
她之前也勸過她讓殷佑庭入股,畢竟她們在國內要人脈沒人脈,要錢也沒大錢。
“現實逼我明白了。”
“怎么說?”
“顧子衿準備讓小白接手家業了。”
簡兮沉默了會兒,拍拍她的肩,“也挺好的。趁小白還沒被困在戲中,及時止損。”
秦慕宣苦笑了下,“商界上的事比娛樂圈還黑。”
“這不是有顧總在嘛,他總不會不管他親兒子的。”她安慰她。
秦慕宣并沒有被安慰到,但兩兄妹已從樓上下來,她不好再說這話題。
她招呼三人一起回到客棧拿行李。
剛走出大門,影帝肖珩正好在這時候到達到客棧。
黑超黑衣黑褲黑運動鞋,極為簡單的服裝卻被一米八八的他穿出了超模的時尚感。
他邊摘下墨鏡,邊向秦慕宣等人走近,“秦宣?”
“我是,肖老師你好。”秦慕宣很謹慎的對他彎了下腰。
九千多萬粉將近億的大佬,她可得罪不起。
“不用這么客氣,叫我肖珩就好。”肖珩笑了下,“你也沒子衿說得那么……”他斟酌了下,“狂。”
一見面就被標上“狂”字標簽的秦慕宣可以想象黑子在見到這段后會怎么罵她了。
雖然她來這節目并不專門是來洗白自己的,但她也不希望網上罵她的人越來越多啊!
心里mmp,面上笑吟吟,“肖哥別開我玩笑了,我已經全網黑了。”
肖珩爽朗一笑,熟絡的摸了把秦小白的頭,“你也來了啊。”
“你爸可算是舍得讓你出來參加綜藝節目了,我還以為他會藏著你到退圈呢。”
來之前,與爸爸談過往后打算的秦小白是知道自己即將要隱退、為接手家業做準備的,但他
很不喜歡在事情還沒定來前就將這事公報于眾。
他歪過頭,甩開頭上的大手,邊整理發型邊與他互懟:“我也以為你只能拍大屏幕了,沒想
到,嘖!”
“嗨!”肖珩被戳中痛腳,給了他一個爆栗后,轉頭問提著行李箱的幾人,“你們這是打算去
哪?”
秦小芯是個顏控,當即搶答:“去住大房子!”
“這里有個討厭的阿姨,我們不要和她一起住。”
從房車下來,正準備與大影帝套近乎、蹭熱度的言笑羽聽到這話,眼里兇光一閃而過。
她邁著優雅的貓步走過來,高開叉的旗袍讓她白暫的大長腿若隱若現,更顯誘惑。
可惜,在場的幾人要不是見過大世面要不就討厭她,都沒有關注她。
“肖老師,好久不見。”她直直的走到肖珩身側,向他伸手。
剛還自來熟熱情得很的肖珩雖還笑著,但熱情收斂。他輕輕的一握,似蜻蜓點水般快的收回
手,頷首,“言小姐,你好。”
明顯的區別對待,言笑羽臉上的笑意一僵,但還是笑得溫柔得體,“以后我就是你手下的員
工了,我要是做得不夠好,肖老師可得多多包涵。”
秦慕宣幾人都不愿與她打交道,和肖珩說了再見,就拖著行李箱離開了。
“到時候我指出,你改正就好。”
肖珩提著行李箱也想走,“我先上去放下行李,我們等下聊?”
言笑羽臉上的笑徹底掛不住了,打開扇子,借著扇風遮住拉下的嘴角,“不急,肖老師你坐
了這么久飛機也累了,等你休息好我們再聊也行。”
肖珩點了點頭,對她笑笑,就提著行李箱上樓去了。
言笑羽的扇子舞得越來越急,但越扇心中的煩躁就越盛。
她跺跺腳,也跟了上樓。
因為客棧內,各處都裝有攝影機,言笑羽步伐邁得不大,等她上到二樓,肖珩已經進入了房
間,并關上了門。
她咬了下下唇,回到了自己在客棧的房里,打開手機進入直播間,與觀眾們互動。
對著鏡頭,她拂了下下大波浪卷,笑著打招呼:“大家好啊,我吃完飯回來了。”
——她剛是以吃飯為由離開的。
“客棧老板肖珩肖老板來了,我剛回來的時候與他遇上了。”她捂著臉,花癡的道:“肖哥又
帥了。”
【大羽毛下午好,你也美了。】
【aaaaaaa哥哥我的家!】
【秦宣那個小婊砸太不識抬舉了,居然敢不回你話!】
【肖珩秦小白言笑羽三個都是一線咖,就秦宣一個入圈都不到一月的……現在真是有背景就
什么節目都能上了。】
言笑羽看到這些一面倒的評論,臉上笑意更濃,“簡直就是按著最佳乘龍快婿的模板長的,
我都有點心動想嫁了。”
【只有我一個覺得姐姐和哥哥很配嗎?】
【ls****,別總想著蹭哥哥熱度,我們哥哥不搞CP!!!】
【哥哥是我們廣大鮮花粉的!!!】
【突然興奮,節目組是在搞大事啊!】
彈幕里很快就掐了起來,言笑羽的粉絲與肖珩的唯粉掐得你死我活,彈幕里烏煙瘴氣、亂糟
糟一片,誰也說服不了說。
但進入直播間的人越來越多。
言笑羽故作為難的皺眉,柔柔的勸說道:“都別吵了,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不是肖老師。”
【顧總嗎?人都全網澄清和你沒婚約了,你就別再倒貼了。】
【結婚證都領了,是說沒婚約就能沒婚約的?】
【???ls說的是真的?!!】
,content_num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