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3章 偶遇顧子衿
看著微博上一至向她的評論,秦慕宣感嘆了聲,“大佬出手,誰與爭鋒。”
“誰是大佬?”剛下學的秦小芯邊打開車門,邊問。
“我的新經紀人。”秦慕宣摸了摸她的頭,幫她扣上安全帶,“那個小琴老師今天還罵我嗎?”
秦小芯搖頭,“小琴老師今天沒來上課。”
秦慕宣發動車子,哄道,“佑庭叔叔幫了我個大忙,今晚得請他吃飯,等下逛超市的時候你乖乖的跟緊我別亂跑,我就給你做糖醋排骨。”
秦小芯呶呶嘴,不滿的道,“我又不是三歲小孩了,別老來吃的哄我。”
“那三歲零五個月的秦小芯小朋友今晚要不要吃糖醋排骨?”
抵擋不住美食誘惑的秦小芯沒骨氣的被誘惑到了,但嘴上還很勉為其難的道,“吃吧,要不然就浪費了。”
秦慕宣淺笑了聲,將車子駛入車流里。
鯨飲小區是高檔小區,附近就有大型超市,且品種繁多,國內外、大小品牌的都有,且來源安全有保障。
她們到達的時候還不是下班高峰期,人不多,離家近,秦小芯又熟悉路線知道怎么回家,于是秦慕宣便沒有將她放在推車上,讓她在身邊自由活動,自己去選菜。
秦小芯像出了籠的小鳥,起初還跟前跟后的幫她拿東西,但經過零食區時,她看著冰柜里滿滿的各式各樣的冰淇淋,挪不動腳了。
她盯著透明玻璃里的冰淇淋,咽了咽涶沬,見秦慕宣沒注意她,便踮著腳,去夠把手,想偷偷拿幾個放到推車里。
三歲多的小孩,身高不足一米,手伸得長長的,才剛握著把手,想拉開門得使出吃奶的勁——她也沒能拉開,只能眼巴巴的趴在門上,看著冰柜里的冰淇淋解饞。
看一下,咽一下口水。
剛搬入鯨飲小區,來買零食準備投喂秦小芯的顧子矜見到這一幕,輕笑了出聲。
平時夾雜著寒冰的臉如遇春風,一朝解凍,勾得周圍的女孩子春心蕩漾。
他大步走向她。
在她身前,蹲下,與她平視了才柔聲問道,“芯芯怎么就你一個人在這,宣宣呢?”
秦小芯看了下四周,沒發現秦慕宣,有些急,也顧不上冰淇淋了,就想跑去找媽媽。
顧子矜快手拉著她,“別亂跑,我給她打電話。”
話雖這么說,但他卻沒拿出手機來打電話,而是問,“想吃冰淇淋嗎?”
秦小芯眼睛一亮,點頭如撞蒜,“想!”
“顧叔叔你可以給我買一個嗎?偷偷地買,不告訴宣宣。”她可愛的豎起一根手指,眼里閃著光的仰看他。
自知道她是親生女兒后第一次與她這樣親近的顧子矜聽她這一聲顧叔叔,眼神黯淡了下。
“好,我們偷偷地買,偷偷地吃完再去找宣宣。不過,你得叫我大白。”
有奶就是奶的秦小芯高興得啪嘰在他臉上響響的吻了一下,“我最喜歡大白叔叔了!”
柔柔的唇,一觸即離,但顧子矜的心卻被她暖化,眉眼間的溫柔越發濃郁。
他笑著揉了把她的頭,起身,打開冰柜,讓她選了一個冰淇淋,再抱著她去結帳,坐在超市的餐飲區里幫她剝開冰淇淋的紙皮。
秦小芯看看冰淇淋,又看看顧子矜,最后將冰淇淋遞到他面前,奶聲奶氣的道,“大白叔叔,給你吃一口。”
顧子矜一愣。
他接觸她以來,從沒見過她會將僅有的唯一的零食分享給秦慕宣以外的人,連秦小白都沒這待遇。
這是不是代表他在她心里占了很重的地位?
“真給我吃?”他驚喜的看著她,確認著。
“大白叔叔你現在只能買一個冰淇淋,我不能吃獨食。”秦小芯點頭,肉疼的比劃了下手指,“你咬小口點,這一點點就好了,不要吃太多,吃太多傷胃。”
心情大喜大落的顧子矜哭笑不得,最后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冰淇淋推回給她,“我不喜歡吃甜的,你替我吃了吧。”
秦小芯信以為真,高高興興的啃起了冰淇淋,吃得小臉蛋成了個花貓。
顧子矜抽出一張買單時一起買的濕紙巾,低頭,動作輕柔的給她擦臉。
那頭,買完菜的秦慕宣終于發現秦小芯又不見了,她沒亂跑,很理智的到收銀臺買單,找到了餐飲區。
見到坐在一起的父女倆,她停住了腳步,神情復雜的看著顧子矜,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么面對他。
自婚宴上的那場談話過后,他們就再也沒有見面過、沒有通話過、沒有一絲來往,像是徹底斷裂。
可,現在……
秦慕宣抿了抿唇,腳下像生根了一樣,僵硬在原地。
顧子矜抬頭時,看到了她,愣了下,勾唇對她笑。
秦慕宣別開眼,大步走過來,“秦小芯你又偷吃冰淇淋!你忘了你吃冰淇淋肚肚會痛嗎?”
聽到她的怒吼,秦小芯一抖,小倉鼠一樣將剩下的小半支冰淇淋塞進嘴里,快速嚼碎,咽下。消滅罪證后,才回頭,端莊乖巧可愛的看她,“宣宣,不是我要吃的,是顧叔叔非得買給我讓我吃的!”
倒打一耙可以說是非常熟練了。
顧子矜瞅她,她立刻擠眉弄眼的暗示他,桌下,小腿也在踢著他,示意他別揭穿她。
“對。”他看向秦慕宣,觀察著她被臭水砸中的左手,上面并沒有一絲傷痕,“是我買給她的。”
父女倆倒是挺默契啊。
秦慕宣呵呵笑了兩聲,“秦小芯你還不快把嘴邊的罪證擦擦,吃得跟個小花貓似的,讓人看了還以為我平時克扣你了。”
“沒有沒有,宣宣對我最好了,我最喜歡宣宣了。”秦小芯邊用手背擦嘴,邊狂吹彩虹屁,想借此哄好秦慕宣。
顧子矜撥開她的手,用濕紙巾幫她擦完嘴,又細致的給她擦好了手,才站起身來,對秦慕宣點了點頭,大步走入超市。
越過她時,帶起一陣雅致的古龍香水味。
秦慕宣眨了眨眼,牽起秦小芯的手,向超市外走去。
三人,一前一后,往兩個相反的方向走。
秦小芯回頭,對顧子矜揮揮手,甜甜的道,“大白叔叔,下次見。”
聽著大白這個稱呼的兩個大人,腳步一至的停頓了下。
顧子矜回首,笑道,“下次見。”
秦慕宣握著秦小芯的手,無意識的加重了點力度,在她發出痛呼前,就回神,收斂起力度,帶著她向外走。
顧子矜看著她倆的背影,直接消失在拐角,才回身,邁步向超市。
**
回到公寓后,秦慕宣將菜拎進廚房,又翻出了保濟丸給秦小芯。
“宣宣,我能不吃嗎?”她捂著嘴,皺著臉,抗拒的向后縮。
保濟丸是蜜蠟封的,成人拇指頭大,黑黑的臭臭的,得嚼碎了才能吞,又苦又怪,是小孩最討厭的藥丸子之一。
秦慕宣瞪她,“你偷吃冰淇淋的帳我還沒和你算呢。”
為了不讓她翻舊賬,秦小芯妥協了,乖乖的接過藥丸子,齜牙咧嘴的和水吞了。
盯著她吃完藥,秦慕宣才回廚房去處理食材。
秦小芯沖著她背影,張牙舞爪的揮了幾下手,跑到客廳里,用座機撥打了殷佑庭的電話,向他抱怨秦慕宣的暴行。
“佑庭叔叔,媽媽她太過分了,又逼我吃保濟丸!我才吃了一點點冰淇淋。”即使是對面的人看不到,她也伸出手指比劃了下一點點的量到底有多少。
那頭,殷佑庭輕輕一笑,邊簽字邊問,“又是誰偷偷給小仙女你買的冰淇淋?”
“大白叔叔。”
殷佑庭手一頓,鋼筆在合同上劃了長長的一道痕。他接著把名字寫完,“你們在超市里碰上的?”
“嗯,大白叔叔人可好了,一見我就給我買冰淇淋……”秦小芯摳著抱枕的邊,一點一點的細數著內蒙時顧子矜給她帶的零食。
殷佑庭有一答沒一答的應著她,等她盡興了掛了電話后,手指落在秦慕宣的手機號上停頓了會兒,又移開,按滅了手機,放回桌面上,接著工作。
只是,文件才翻了一頁,他又拿起手機,撥通了顧子矜的電話。
“什么事?”
顧子矜的聲音冷冷淡淡的,不帶一絲感情。
殷佑庭的聲音與他的一樣冷,“你為什么會在鯨飲小區附近的超市?”
“我住在附近。”
殷佑庭眉心一蹙,“你答應過慕宣,不會再糾纏她的。”
那頭,沉默了許久,顧子矜才說,“我說話算數。”
“我只是搬過來住,并沒有想要打擾慕宣母女的意思。”
“呵,”殷佑庭嗤之以鼻,“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顧總,慕宣明明白白的和你說過,你們沒可能了,希望你能拿出一點紳士風度,不要再出現在她身邊。”
警告完,他就將電話掛斷了,不管那天顧子矜是什么反應。
盯著神掛斷的電話看了兩秒,顧子矜面無表情的將手機收回兜里,走回到冰柜前,塞了滿滿一整框冰淇淋才止手,去買單。
他的相貌很出眾,收銀員一邊掃描,一邊笑著與他搭話,“先生,買這么多冰淇淋是給女兒吃的吧?我剛才看到了,你女兒長得真可愛,長大了一定是個大美人。”
顧子矜眼神柔和下來,朝她笑笑,“謝謝夸獎,我也覺得她很可愛。”
,content_num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