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98章現在說啥也晚了

在忙活完下注的事情后,馬坤就站在了看臺上,等待著比賽的開始。
今天晚上為了掩人耳目,他去趙權的下注臺那邊走了一遭,裝作下注的樣子。
但實際上他是一注都沒下,反倒是將高達五千萬的帝赦石全部砸在了江獨秀的身上。
這樣一來,雖然今晚趙權死定了,但至少他還有大把的錢賺。
要知道,經過最近的幾場戰斗,趙權可是相當的有名望,不少人有認可了這匹黑馬,有人更是一路追趙權一路贏,贏了個盆滿缽滿,相當的暢快。
所以如今趙權的賠率雖然依舊沒有江獨秀高,卻也沒低多少,很有看頭。
而且因為是下民挑戰上民的越級挑戰,今晚的場子相當的炸,大把的人大把的錢。
雖然趙權即將要被打死了,但是能看到那么多的錢入賬,馬坤也是挺開心的。
不過旁邊的黃甲更開心,“馬坤,你完了,今晚你不光要輸掉搖錢樹,還要大輸一筆錢!”
馬坤心中冷笑,臉上卻是得意,“那咱們就看看誰贏誰輸好了。”
黃甲哈哈大笑,“不用在我面前假得意,沒用,誰會輸腫了蛋子誰知道!”
誰會輸,會有人輸嗎?馬坤相信會的,同樣也相信有些會輸腫了蛋子,但他不認為是自己。
關于這一點,他無比的自信,趙權的對手是誰,那可是一枝獨秀的江獨秀啊!
在這邊談論著的時候,vip看臺區內,陳相瑜跟戴森隔桌而坐。
戴森看了眼仍在喝著清水不急不緩的陳相瑜,臉上露出了笑意。
“陳老大,看起來你好像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是因為今晚死的只是個下民嗎?”
陳相瑜放下水杯,隨即扭頭望向了戴森,“別嘲笑人家是個下民,自己腦袋上還纏著繃帶呢,搞的好像被個下民打了多榮耀似的。”
這一句懟的,直懟的戴森臉色陰寒,隨即更是冷笑出口,“會有死人向你報喜的。”
陳相瑜點點頭,“一樣,也回有活人向你報喪的。”
兩句話,不一樣的意思,但是一樣的目的,都是指對方的人會死。
于是這針鋒相對的話語過后,兩人誰也沒有再開口。
而這時候的擂臺上,趙權已經上臺,對面的江獨秀也走了上來。
今晚的江獨秀穿的挺利索,合體的緊身衣,乍看起來給黑色瑜伽服似的,將她婀娜曼妙的身姿悉數襯托出來,可以說是美到淋漓盡致,單以肉眼看都能感受到一股子誘惑的性感味道。
但這顯然不是江獨秀的目的,她的目的只是打斗方便,不會有束縛感,畢竟這衣服是彈性的又貼身,所以稍后打斗起來絕不會拖泥帶水。
望著江獨秀,趙權沒有說話,江獨秀同樣也沒有說。
該說的話白天在醫院已經說完了,今晚所要做的事情只是殺掉對方,或被對方殺死。
因而在裁判宣布過后,兩個人就互相沖了對方,沒有任何閑暇的立刻交戰纏斗在一起。
經過交手趙權發現,江獨秀確實挺強的,絕非馬坤可比,自有其殺入上民的真正實力。
但這種對比也得分人,跟馬坤比江獨秀是挺強的,但是跟趙權比……
此刻江獨秀已經充分意識到,趙權真的沒有說謊。
剛交手的時候她就發現了,趙權真的挺強,遠比之前查到的資料上強得多。
如果早就知道會有這么強的話,她可能也就答應不打生死戰了。
但是眼下再考慮這些顯然已經沒有了意義,所以她想著立刻抽身退出來,動用手中的鋼珠。
要知道,下民對上民的挑戰,上民是有權利選擇使用兵器的。
她江獨秀可不是白森那樣的蠢貨,連使用兵器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人給活活打死,
然而當她真的想要抽身而退時才了解,白森不是蠢,是根本抽不出機會。
就像是她現在一樣,完全陷入了趙權的連環攻擊中,想要抽身也抽不出來。
很危險,隨著江獨秀跟趙權的戰斗,她愈發感受到了這種危險。
這種危險就像是落入狼群的一只羊,根本沒有任何反擊的余地,甚至連生的希望都沒了。
哪怕趙權明明只是一個人,卻給予了江獨秀前所未有的壓力。
因為她好幾次都感受到趙權明明有機會給予她重創,但終究都只是輕輕的一觸就收,。
她不明白這是為什么,甚至想要借機脫困,但卻如同被趙權給困住了似的,根本逃不開。
但是臺上的人根本看不到這些,他們只看到趙權跟江獨秀的交手非常精彩,令他們忘我的歡呼著、尖叫著,放肆揮發著胸間的暢快,以及瘋狂希冀著自己押注的獲勝。
這種吵鬧的聲音,讓江獨秀心中焦躁,但是越焦躁紕漏就越多,紕漏越多被擊中的次數也就越多,直至最后的時候,胸前更是挨了趙權的一拳。
只不過這一拳并不重,臨近身時收去了九分九的力量。
以至于殘余那一成不像是在打她,更像是在愛撫她身前,讓她感覺到特別羞人。
但是卻又惱火不起來,因為她知道這只是趙權收力的結果,不是真的猥褻她。
就在焦躁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趙權的聲音卻突然在打斗中響起。
“稍后我會連續對你腦袋攻擊,假如你不想死的話,那就倒臺上閉氣裝死。”
趙權話說的不多,但是卻足以讓江獨秀聽明白他什么意思。
但是她很難下出這種決斷,不確定的因素太多,她覺得好像拼一拼似乎還有機會,又覺得這樣裝死的話肯定不妥,裁判會發現的。甚至還琢磨著,要不要趁趙權放水的時候,趁機偷襲?
盡管這樣做很不光明,但卻有很大的把握可以擊傷趙權,從而殺死他。
但終究在思慮幾秒鐘后,江獨秀放棄了這種念想。
不為別的,就為趙權有機會殺她而不殺,她愿意賭一次,賭趙權會放過她。
事實上她也沒時間再去想更多,因為趙權如同狂風暴雨般的拳頭已經砸落下來,而且確實如趙權之前說的,拳拳都落在她腦袋上,哪怕她已經竭力的防御,卻依舊被趙權給揍了個狠的。
自那一剎那開始,整個的臺上都懵壁了,因為他們無法相信,原本還勢均力敵的戰斗,卻因為趙權的一頓拳頭還讓江獨秀徹底落入了下風。
而且眼下看來,這似乎已經不單是落入下風的問題是了,更是江獨秀的無能為力。
黃甲都急了,為了博回上次在浪水身上輸的錢,他可是連自己賭場都抵押了,重金砸在了江獨秀的身上,如果江獨秀輸了,那他的全部家當可就都沒了。
然而這時候的馬坤也不好過,這特么的,趙權怎么會這么強,跟你自己打的時候從沒這么強過,跟別人比的時候更弱。直至此刻他才明白,趙權哪是瞞著被人,是連他也瞞住了。
早知道這樣的話,他那五千萬帝赦石不買江獨秀了,堅決買趙權啊!
一想起這點來,馬坤就疼的腿肚子都打抽抽。
只不過現在說什么都晚了,今天那五千萬的帝赦石,他輸定了!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