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42章 孩子有事要他們陪葬
    第1242章 孩子有事要他們陪葬

    “把當年強……”

    說到那個詞,queen的心臟像被大手緊緊拽住一樣,痛不欲生。www.whtxt.com

    queen只好去掉那個詞:“把那個男人給我揪出來,我已經讓莊臣去辦了,多個人好辦事。你是殺手組織的頭領,收集情報肯定很有一手。”

    “……”莊云驍。

    把莊臣交出來?

    不行。

    現在queen處于震怒之中,若知道當年的罪魁禍首是莊臣,肯定會立馬讓兩人離婚!

    而且,司雪梨還很可能受不住打擊……

    莊云驍以為,事情過去七八年,加上現在司雪梨家庭幸福美滿,過去的傷害應該逐漸在她的腦海里淡忘。

    可聽了司雪梨剛才一番話,莊云驍才知道,并沒有!

    司雪梨還記得那時的傷害與屈辱!

    queen等了幾秒都等不到答復,不耐煩:“怎么?這件事你都需要猶豫?”

    明明只是聽到司正偉的名字都立刻小題大做上來找人,如今聽到司雪梨親口說出天大的屈辱,莊云驍的反應也太冷靜了吧,簡直不同尋常。

    “沒。”莊云驍怕queen看出端倪:“我知道了。”末了,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去問:“抓到那個男人,你打算怎么處理。”

    “呵!”queen一聲冷笑。

    “……”莊云驍被怵到。

    “你有什么好提議?”queen問:“總之,我一定要把他生生給閹了,讓他嘗嘗痛不欲生的滋味!”

    強暴是吧!

    這世間正是這些賤人渣人,害得多少無辜女孩背上陰影度過一生!

    “……”莊云驍咽了咽口水。

    場面光是一想,他都覺得那里痛。

    女人狠下心來,簡直比男人過之而無不及。

    門外響起腳步聲,接著,病房門被人叩響。

    “queen夫人,是我,莊先生也來了。”

    是基茨的聲音。

    queen開口:“進來吧。”

    病房門被推開,莊臣立刻從外面急匆匆進來,要不是基茨阻止,他都想直接破門而入。

    莊臣看著仍處于昏迷狀態的雪梨,明明一路上都是超速趕來,卻在靠近她的時候,腳步反而慢了。

    有一種近鄉情怯的情緒在里頭。

    莊臣問,嗓音沉沉的啞啞的,眼里的紅血絲還沒褪卻:“還要多久才醒?”

    queen搖頭:“醫生也不知道,只說等醒來看有沒有不良反應再行定奪。”

    莊臣擔心又自責看著床上的人兒,好不容易干涸的眼睛,眼底再次浮起一片熱。

    莊云驍想起剛才queen那一番話,害怕莊臣會自爆,然后被queen拉出去閹了,于是急忙走到莊臣身邊,將他拖出去。

    “你干嘛!”莊臣想甩開莊云驍的手,他還要看雪梨!

    “跟我來!”莊云驍二話不說,以及為免隔墻有耳,一直將莊臣拖到露臺外,將門反鎖,這才罷休。

    “趕緊說。”莊臣不耐。

    “老子救了你,你還這脾氣!”莊云驍氣不打一處來:“老子是怕你自爆,被queen手起刀落,我妹的下半生幸福就沒了!”

    由于激動,牽扯到嘴角的傷口,莊云驍齜牙咧嘴的。

    下半生幸福這五個字含義重重。

    可以是身,可以是性。

    莊臣聽明白其中的含義,愣了一下,隨即看向莊云驍:“什么意思。”

    “queen讓我幫忙找出當年的男人。”莊云驍大拇指擦拭唇角的傷口,靠,好不容易結了點痂,又破掉了:“我問她要怎么處置,她說沒想好,但第一步,是生生把他閹了。”

    “……”莊臣。

    靜了幾秒。

    莊臣再度開口:“可不能瞞著雪梨,既然話已經說開了,我現在就去坦白。”

    莊臣說完,邁步朝著門口走去。

    莊云驍瞳孔一縮,快步擋住莊臣的去路:“你瘋了嗎!現在queen氣在頭上,你去坦白,就是撞槍口!”

    “可我能怎么辦?做錯事就要承認后果!我不想再瞞著雪梨了!你知道我有多內疚的!”莊臣抬手推了一把莊云驍。

    當年莊云驍有份玩弄,他肯定也很自責內疚,否則剛才被打的時候,莊云驍就不會一直不還手。

    真是可笑。

    到頭來最理解他的人,竟是他的敵人。

    “我當然知道!但你明白不?你現在去承認,承擔的是最嚴重的后果!”

    莊云驍第一次覺得莊臣死腦筋,固執,孺子不可教!

    氣瘋他!

    莊臣當然明白這個理,可是,開口說出真相,有多難,莊云驍也是知道的。

    他害怕,等雪梨醒來,queen氣消了,一切恢復正常,他又開始貪圖平靜幸福的生活,不愿開口。

    莊臣沉聲道:“別攔我。”

    “……”莊云驍知道他是來真的,無奈,只好往旁邊挪一挪,給他讓路。

    兩人回到病房。

    只是,與剛才的安靜相比,此時房間內人頭涌涌。

    有醫生,有護士,每個人動作匆忙。

    以及……

    莊臣個高,輕易越過人群,看見病床上捂著肚子痛得冒汗低吟的雪梨,還有,她細長白皙的小腿上,竟有血跡流下!

    “!!”莊臣瞳孔緊縮!

    這……

    莊臣旋身,揪住莊云驍的衣領子:“你他媽給她打了什么藥!”

    莊云驍也一臉懵,萬萬沒想到司雪梨竟然會出事,孕婦見血,那可是很嚴重的:“就,就一般的麻醉啊,份量很輕的!”

    “讓一讓讓一讓!”護士將人推出去,把阻隔簾拉起來,讓醫生進行檢查治療。

    queen早已泣不成聲。

    “怎么回事?”莊臣茫然又緊張。

    基茨扶著痛哭流涕的queen離開病房,回答:“應該不關麻醉藥的事,剛才大小姐是被痛醒的,她捂著肚子,沒多久就見血了。”

    queen抽泣開口:“一定是今晚的事動了胎氣,要是我外孫有三長兩短,我要他們,他們全部陪、陪葬!”

    queen說完,眼球翻白,身體發軟,向后栽倒。

    “夫人!”基茨立刻扶著queen,想要帶她去見醫生。

    queen慢慢晃過神,她搖頭,摸索著在走廊的長椅坐下。

    一副她只坐在這里陪著司雪梨,哪也不去。

    基茨急到不行。

    但只能遵循。

    莊臣緊緊盯著門口,想第一時間知道消息。

    莊云驍身體挨著墻壁,雙手環在胸前,看著這一地雞毛,覺得頭疼。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