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最新章節</b>(提示:已啟用緩存技術,最新章節可能會延時顯示,登錄書架即可實時查看。) 第三千三百五十二章 啊,沒了
    皇甫嵩就不信尼格爾不心動,羅馬的邪神召喚術對于下面的人可能屬于絕密,但對于高層來說簡直普遍的不能再普遍。www.25shu.com

    哪怕塞維魯警告羅馬軍團長不要濫用邪神召喚術,盡可能離這東西遠點,但塞維魯自己有時候都管不住手。

    實際上真要說根子在哪里,主要還是因為邪神太弱,羅馬太強,要是邪神能干掉羅馬帝國,好吧,都不說是干掉羅馬帝國了,能在羅馬人有準備的情況下,掀翻單個羅馬軍團,塞維魯都不會這么隨意。

    故而到現在,塞維魯對于邪神召喚術處于嘴上限制,實際沒啥打擊力度的那種,只要不影響他人,不造成損失,那就隨便你們折騰。

    可現在羅馬元老院召喚邪神都是在羅馬七丘的基里那爾和維米納爾兩座山的山頂上召喚。

    這兩座山的山頂又被稱為羅馬禁衛軍軍營,當然現在禁衛軍被弄走了,第一意大利也被弄走,于是第一輔助占著這個地方當訓練營,羅馬元老在這邊進行邪神召喚,不出意外邪神還有活路,出意外……

    前不久科內利烏斯氏的元老早了一塊蛇鱗,據說是從兩河流域古巴比倫那里獲得的極品蛇鱗,可能是神話之中吃了不死藥的那條古蛇,于是就拿來召喚了。

    最后真召喚出來了一條超級無敵巨蟒,然而這條古蛇剛想咬死科內利烏斯的元老,好幾千第一輔助的士卒就跳到了巨蟒的身上,然后滿身壯漢一起發力,完成了強按蛇頭的變態行為,最后可能發力有點過分,滿身大漢的古蛇被這群大漢給弄爆了。

    畢竟沒有敵方云氣壓制,第一輔助的士卒隨隨便便都是人類肌肉極限的力量輸出,單槍匹馬靠著智慧都足夠和這種古蛇角力,更何況來了好幾千人,外面還有好幾千圍觀,最后古蛇莫名其妙的就爆炸了。

    所以塞維魯對于邪神召喚術真的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覺,只要不影響其他人就行,至于自家被咬死了,那只能說你倒霉了。

    “對了,那家伙要是要價高,你就去重新找個賣家,一百匹貢品級別的蜀錦,愛要不要。”皇甫嵩擺了擺手對審配招呼道。

    審配點了點頭,表示沒有問題,至于說貢品級別的蜀錦,當然是沒有了,但是假裝是貢品級別的蜀錦,只要能以假亂真就沒問題了,他們老袁家可是連這種級別的織女都是有的。

    其實審配有時候也覺得很奇怪,老袁家的長老們總是能莫名其妙收藏一些不知道有沒有用,但偶爾需要的時候,卻極其珍貴的人員,比方說織女,比方說冰裂花紋瓷器制造人員,講道理陳曦這邊也才剛剛完成白瓷沒多久,這人到底是從哪里搞到的。

    審配派人和尼格爾進行私底下的勾搭,尼格爾表示價格偏低,一百匹有點少,身為邊郡公爵,家大業大,還要給皇帝和愷撒分潤,一百匹的話,這個生意沒法做。

    于是審配表示自己準備花費五十匹去別的地方購買新的邪神召喚術,尼格爾對此提出異議,表示其他人的秘法召喚出來的都是虛影,只有自家手上這個有極低概率召喚到實體。

    尼格爾的說法,審配沒辦法驗證,好在有其他渠道的情報讓審配確定貌似真的召喚不到實體,故而尼格爾手上的邪神召喚術價值陡然上升了一大截,于是審配又轉回來了。

    雙方繼續勾搭,連續勾搭,持續勾搭,最后確定雙方都是獨門生意,根本搞不到替補品,尼格爾在其他世家、商人手上根本搞不到貢品級別的絲綢,而審配也在其他羅馬元老手上搞不到能召喚到實體的邪神召喚術,于是雙方捏著鼻子忍了。

    【狗東西,任你奸似鬼,不還得吃老夫的悶虧,貢品級別的絲綢?哼哼哼,老子袁家自己就能生產,明年應該還能生產二百多匹,到時候專業搞你。】審配拿著邪神召喚術暗搓搓的想到。

    【哼哼哼,垃圾漢室,最后不還得從老子手上買這個東西嗎?召喚實體?你去試試,老子最近試了上百次,一次都沒有,這貢品級別的絲綢真好啊,可惜得分一半給那兩位,好想拿些極品絲綢代替一下。】尼格爾一邊罵審配,一邊心痛的看著漢室送過來的貢品絲綢。

    最后默默地分出來了一部分花色送往意大利,有些東西不放在一起對比的話,還沒什么,等放到一起之后,尼格爾瞬間就發覺雙方的差距了,要是拿自己手上配額的極品絲綢去造假的話,大概會被錘死。

    思召城中,文氏看著自家府庫里面的絲綢少了一百匹不由得有些不解,沒辦法,這玩意兒袁家就算有能力生產,一年的配額也就這么多,袁譚還要給手下重臣進行賞賜,最后只能從自家府庫掏了。

    “側妃呢?”文氏看著府庫有些不解的詢問道,這個府庫除了她能從里面拿東西,也就只有不知數的教宗的,至于袁譚其他的妾室,得了吧,這地方她們根本沒資格來。

    仲氏分封之后,作為袁氏主母的文氏自然被立為正妃,而后院其他妾室只有教宗被立為側妃,文氏對于此沒有任何異議,因為教宗和她之間基本不會產生任何的沖突。

    侍女盡皆低頭,文氏秒懂,得,這又是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而沒帶她出去的話,恐怕是因為最近太冷,再或者就是盯上什么獵物了。

    文氏將侍女打發走,而后自己也離開,東西沒了就沒了,死丫頭弄丟送人的事情也不是沒出現過,大不了拿剩下的給做衣服,反正也用不完,等回頭遇到了,想起來這件事再說。

    袁譚就此躲過一劫,而到下午下大雪的時候,教宗抱著一只海豹飛了回來,雖說是個內氣離體的海豹,但體型依舊很小,大致也就是曾經的雙倍,簡單來說也就不到一百五十公斤。

    再加上這個油脂非常多,脫油之后,重量就更少了,教宗抱著海豹飛回來的時候,明顯有些怨念。

    “海豹啊。”文氏看著教宗抱回來的海豹,嘆了口氣,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文氏還覺得,這么可愛的東西,用來做食材有些過分吧,結果袁家后院的廚子努力烹制之后,文氏看海豹的神情就變成了,這么可愛的海豹,再研究一下怎么吃吧。

    “只有這個啊,而且這個還是我從一頭白色的超級大的大熊掌下搶到的。”教宗有些不開心的說道,“我本來想找頭熊的,結果飛到北極遇到了一頭超級大的熊,我以為我能打過。”

    教宗比劃著描述著那頭白熊,本身體型就特別大的白熊,這次更是大的超過了教宗的想象。

    準確的說,大多數的非世界外側生物,就算是獲得了內氣,也不會特意的增大體型,就算在原有體型上有所增加,也不會大上很多倍,而這次教宗見到了一頭十幾米大的熊。

    “你也打不過?”文氏不解的看著教宗,很少見到教宗說是單挑打不過的對手,更何況還是動物。

    “打不過啊。”教宗無奈的說道,“我去的時候剛好遇到那頭白熊和一個破界海象對峙,我還準備撿個便宜,結果白熊一巴掌將海象打飛,然后又一巴掌擊斃,于是我撿了一個小海豹抱走了。”

    那殘忍的一幕讓教宗很是無奈,她原本估計自己和白熊戰斗力應該差不多,雖說白熊的體積有點離譜,但是戰斗力并不看體型,掏槍出來直接開殺,教宗覺得自己能獲得最終的勝利。

    更何況,當時還有一頭巨大的海象和那個破界白熊對峙,教宗尋思著自己可能有補刀的機會,結果明明是一頭破界海象,卻被白熊一巴掌扇飛,后一巴掌將整個身體扇成了U型。

    于是教宗撿了一個內氣離體的海豹,飛走了,這刀根本沒得補,尸體也不可能輪到她來撿。

    “破界級的兇獸很少見的,我原本想要那頭海象的,可我打不過那頭熊。”教宗無力的說道,這真的是教宗見過最兇殘的破界野獸了。

    “沒關系了,距離如果不太遠,而且對方威脅到我們的城市,我們可以派兵去將白熊拖回來的。”文氏非常自信的說道。

    老袁家可是有軍隊的,單槍匹馬打不過也就算了,但只要有兇獸敢來居住區鬧事,直接擊斃,沒什么好說的。

    “在北極圈里邊。”教宗蔫了吧唧的說道,“好煩,我想吃破界的兇獸,可是我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又被熊搶了,而我又打不過那頭熊,不開心!”

    “那就沒辦法了,夫君可以在幫百姓解決兇獸問題的時候,順手給你打幾頭兇獸,但不可能為了你跑到北極圈里面。”文氏笑著安撫道,他們家養個教宗也真不容易了,也多虧教宗自己會覓食,他們這邊只需要準備烹飪的人員就行了。

    “啥?廚子也沒了?難道之后吃不列顛美食?”侍女的匯報讓教宗徹底蔫了,甚至有些絕望。
為您推薦 斷更反饋
开奖记录